接纳的力量:与父母和解、与自己和解

许静婉原创作者

与父母和解的内在之旅

妈妈的乖儿子,站在母亲一边,对父亲不满

我从小的家庭环境有幸福,有争吵。相对很多家庭来讲,整体上还是比较幸福。而我选择性地记忆了我爸妈争吵,甚至我爸有时还会动手打我妈的场景,我清晰地记得有一次,我爸把我妈打倒在地上。

周围都是人,记忆中好像亲戚和邻居都有,他们围了一圈在劝架,我只能从他们的腿部的缝隙里看到我妈被我爸打倒在地上的画面。

印象里,我好像也没有想着保护我妈,我当时的情绪是害怕和难过。

类似这样的吵架结束之后,我妈妈经常委屈地哭很长时间,在我面前抱怨我爸的问题,我很同情我妈,我的内心和我妈站在一边谴责我爸,但在表面上我不敢。

独立看待父母对自己的影响,对父母双方都产生不满

长大一些之后,我发现,我妈还是经常在我面前抱怨我爸。一方面,我对我爸的不满也逐渐增加,另一方面我也对我妈的抱怨产生了不满。因为我逐渐“成熟”了一些,进入了“成熟”阶段,我意识到一个巴掌拍不响,难道都是我爸有问题吗?!我妈就没有问题吗!

接纳的力量:与父母和解、与自己和解

性格的诉求和渴望,没有得到满足

我是一个从小就特别渴望被认可被鼓励的类型,而我爸的性格偏偏是以打击和指责为主,他也有一个教育观念,一旦表扬孩子,就容易让孩子飘起来,这又更加重了他的模式。这让我失去了很多自信、做事情犹豫不决。而我的内心极其渴望证明自己优秀。

不过,当我父母在别人面前偶尔说我还比较优秀的时候,我旁听的感觉也是很开心的。

学习助长傲慢的阶段

接纳的力量:与父母和解、与自己和解

上面讲的成熟阶段,不是真正的成熟,是把我内在对父母的抗拒加了分值而已。于是我开始对家庭教育、心理学产生了兴趣。我用丰富的心理学理论来对抗我爸妈,也开始接触了九型人格,我发现了我爸妈的性格类型,我头脑中收获的理念是要接纳,要包容,要尊重每一种性格模式。可是每次见到我爸妈,我的所学都烟消云散。因为内在抗拒的力量太强烈。

我开始用我的所学来评判父母,来让父母内疚自责,用气势以及用知识来压倒父母。其实就想告诉他们一句话,你们的教育方式是错的。这个时候,我过往所有的学习,都成为了傲慢的资本。

学习带来纠结和转化

“不力行,但学文,长浮华,成何人”,这句话我听着越来越刺耳。因为我觉得我就是一个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因为我学到的是要在父母面前臣服,才能有更幸福的生活,才能有更好的人际关系,才能有更多的力量和事业的机会。

老师在课上也教授我在父母面前变得谦卑的方法,就是回家给父母磕头,从形式上,先做,做着做着,就走心了。而我听了之后,我头脑上觉得特别好,不过我内心非常抵触。感觉太形式化,而且我家也没有这个磕头的传统。

我见过孩子给爷爷奶奶磕的,给太爷太奶磕的,没有见过给爸妈磕头的。我感觉磕不下来这个头。而且有几次,在父母面前一想磕的时候,自己的内在对父母的抗拒心,就升起。

我怕我父母又一次批评指责我,因为我平时都没有做好,内心的抗拒他们是能感觉到的,而我却用磕头这种形式化的东西来掩盖和弥补,太假。

这个过程中,我还尝试让自己对老师、对领导带着觉察多一些恭敬,与我的老叔(我爸的弟弟)多一些情感链接。更多的提升自己的力量。因为君亲师是一个系统。想有一些替代,也让自己学习恭敬和臣服。

磕头的一瞬间,是最喜悦最感动的时刻

这个阶段又持续了一段时间,终于有一天我内心有了力量,晚上去爸妈家吃饭的时候,我自己喝了一点酒。我内心平静地先说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比如过年要给我爸妈买件新衣服等等,趁着酒劲儿,我跟我爸妈说,“爸,妈,我给你们磕个头”,我爸嘴上说“磕头干什么啊”,其实脚步一直往我这走,好像内心已等待这一刻很久了。

父母坐好之后,我跪在他们面前。我老婆孩子在旁边也都停下了自己的事情,共同看着这一幕。我爸很开心,幽默地问:“就只磕头,不说两句吗?”,我妈对我爸说:“孩子磕头就磕头,这挺好,还说啥啊。”我说:“我有对你们说的话。” “亲爱的爸爸妈妈,感谢你们把我生了下来,并且养育我。过去有对你们冒犯的地方,我在这里给你们道歉。请允许我重新做回您们的儿子,做一个更好的儿子。” 我磕了三个头,磕到第二个头的时候,泪水止不住的流。我看到我爸妈也流泪了。尤其是我爸,我从来没有见到他流过泪的。我也看到旁边我老婆也流下了感动的眼泪。我让我的两个孩子在我的旁边也跪下来,给爷爷奶奶磕了头。

起来之后,我内心的喜悦无以言表。心里面感觉下半辈子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完成了。我对个人的成长和蜕变非常地看重,而这个动作,是一个阶段性见证。这个动作,前后只用了一两分钟,而我却酝酿了十年。惭愧。

接纳带来自由,恭敬让爱流动

当我来到正确的序位,我和父母就多了一份轻松轻盈,我也拥有了内在的力量。我再一次深入理解了课堂上老师说的那句话,“父母也是普通人,要接纳和尊重父母本来的样子。”

接纳父母他们的互动方式,我可以祝他们幸福,却不能对抗命运。我既然选择了父母,那么一定是生命中的一份重要礼物,需要我用心去解读。在家庭教育中,孩子是我们的投影,在孩子那里,可以更好的认识自己。那父母和伴侣,何尝不是我们的投影呢?他们都邀请我们回归自己的内在,内观自己的“投影源”。

我是幸福的,也是幸运的,因为有这样的父母。当我换了视角,换了心态,更在位地看父母的时候,我发现之前的抗拒不见了,剩下的就是满满的爱的流动。

感恩过去所有为我的成长帮助支持和鼓励的老师。我决定以后每年都要给父母磕头。让它成为我的习惯。也成为魏氏家族后代的习惯。

备注:

接纳的力量:与父母和解、与自己和解

此文是我在原生家庭中与父母的关系,以及我个人成长经历的一个缩影。文章不是鼓励非要给父母磕头,因为磕头只是一个形式而已。心到才重要,平时做到更重要。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