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练习是成为专业咨询师的必经之路

陈伟杰原创作者

很喜欢这次作业,也很期待,早早地就约好了小伙伴一起做这次练习。由于之前读的社会工作专业的,也做过一些个案工作,跟心理咨询有些类似,但离开这个领域也大概五六年的时间了,比较陌生了,所以很想把自己当一张白纸,开始在上面涂涂画画。

在练习中,我和小伙伴各自体验当咨询师和来访者。我先尝试了当咨询师,而后尝试了当来访者。

在练习前,跟小伙伴探讨了一下,会不会存在双重关系的问题。小伙伴说没关系,太深的东西不会跟我讲,所以,一下子就解决了我的担忧,开始了咨询。

当咨询师的感受是:

1、紧张。从要开始视频之前就很紧张,还大致准备了一下要问什么。但是,真正的模拟咨询开始之后,反而放松了,不紧张了。现在反过头来猜想,可能是因为,把自己的精力放到了来访者身上,在听她讲述自己的困扰。精力不在自己身上了,就不再关注自己做得好不好,会不会做得好,就忘记了紧张。

2、回应情绪。在咨询过程中,我尝试了回应情绪。但在咨询结束后的讨论中,小伙伴反馈,并没有感受到我回应了情绪。可能是由于一方面,我情绪回应的不到位。毕竟,在回应的时候,我脑海中是想,我需要回应一下情绪,并不是真心地要去回应,要去共情。另一方面,小伙伴分析她自己的困恼是选择A工作还是选择B工作的现实问题,没有回应情绪方面的需求。但是,我觉得,虽然是现实选择问题,但来访者也还是有纠结,有不确定,有害怕选错等等的情绪。我应该做的,可能是,如何去真心地感受到这些情绪,反馈给来访者,而不是走形式。

3、大脑中几乎一片空白。虽然,在准备的时候,我想了要先回应内容、情绪、共情、积极关注、再用影响性技术这些。但是,在整个的咨询过程中,绝大部分情况,我脑子中什么也没有。只是在听来访者说了什么,随即给到我的回应。我所问来访者的问题,都是当下最真实的反应。就是想到什么,有哪些疑惑,就问了,没有运用技术。可能在回应,在提问的时候,我脑子中唯一会过滤一下的,是这个问题会不会伤害到来访者。而没考虑到这个问题对来访者有什么作用,我们的咨询会往哪个方向推进等。感觉自己的脑子里装不下这么多东西。会不会我们所练习的技术,当我们熟练掌握之后,就会形成类似的肢体记忆、条件反射,这些技术的应用,不用我们过多的思考,就是可以比较流畅地回应出来、问出来?

4、被来访者带领。由于本身没什么经验,所以在整个的咨询过程中,一直是被来访者带领的。一方面,我希望被来访者带领。另一方面,我确实不知道如何带领来访者。在整个过程我,我其实有几个瞬间,可以感受到,来访者期望听我说。但是,我当下没有任何想回应的东西,而是想听来访者继续说。在咨询结束后讨论的时候,小伙伴说,有的咨询师会直接问,“你是想听我说点什么吗?”。我觉得这是很好的,存在于此时此刻的回应吧。或许,我也可以说,“我感受到,你想听我说些什么。但是,我觉得你好像刚刚说到一半,我想再听听接下来的事情。”这样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5、如何规避掉自己的倾向性。因为小伙伴面临的是工作选择问题,所以我难免自身是有倾向性的。虽然在过程中,努力不呈现自己的倾向性。但在咨询结束后,讨论的时候,我问小伙伴会不会觉得我有倾向性。小伙伴还是感受到了,虽然说不出哪里感受到了,但就是感受到了。面对这种情况,我们怎样才能规避掉自己的倾向性呢?或者,换个思路,诚实地告诉来访者,“可能从我的角度出发是有倾向性的,但我们是两个不同的个体,面临的也不同。我的选择是从自身出发的倾向性,而不是从你角度出发的。只有你是最了解自己的,可以做出最适合你的选择。”这样或许是可以的?

6、对自己的鼓励。结束后的讨论,小伙伴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好像有很多话想跟我说,能跟我说,会觉得安全,可能是由于我的真诚。我想也可能是由于同学间天然的信任。虽然很开心,但是也警醒自己,这并不是因为我做得好,而是我和来访者共同创造的咨询氛围和咨询关系。

当来访者的感受是:

1.对于此次咨询整体的感受是,很轻松、流畅,也很愿意与咨询师说自己的烦恼,咨询师问我的东西也愿意回答。而且,咨询师引发了我很多的思考,给了我不同的思考方向,对我本身而言是很有帮助的。觉得跟咨询师之间的关系建立得是比较有信任感的。

2.感受到被积极关注。没有刻意地去跳出来访者的身份,去看咨询师在做什么。但当咨询师说,“感受到你很看重跟爸妈之间的关系。”还是有打动到我,突然觉得自己有被积极关注到。感觉有被支持到。

3.适当的停顿。很喜欢的一点是,咨询师并不急躁,在我沉默的时候,也并不着急,没有着急给回应,也没有着急问问题。而是,给我时间,让我思考,等待我说话。能一起沉默,就让我觉得有安全感,相互之间是有信任的,咨询师是不害怕这种沉默的。而我作为来访者是很需要这种沉默,需要这种空间的。

4.咨询师看到了这个现实问题背后更深层的东西。我作为来访者,给到的困惑是要不要搬家。虽然是一个现实问题,但咨询师让我看到了,我如何看待与家人之间的关系,我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的问题。这两个方面,都是我在考虑是否搬家这个过程中,没有考虑到的,但一直在我心底的东西。咨询师把这些拉到了水面之上,让我清晰地看到、意识到、去思考,对我来说是很获益的。

心理咨询练习是成为专业咨询师的必经之路

虽然,在结束后讨论的过程中,小伙伴觉得还是停留在现实问题,走不出去,但是我会觉得已经很有帮助了。如何再往前走一步,我也不太知道如何走。您会直接告诉我们吗?还是,或许我们会慢慢知道的。

5.咨询师的倾向性。作为来访者感受到,咨询师前半段支持我选A,后半段支持我选B。结束后的讨论,小伙伴说,因为感觉我一开始想选A,后半段发现我其实想选B。我们就意识到,不能去猜来访者的倾向,不能根据来访者的倾向去鼓励来访者。

那我们要做的是什么呢?我们可能认为自己在帮来访者剖析,在帮来访者看到不同的侧面。但也只是停留在解决问题层面。我们要如何去给来访者赋能呢?去共情,去积极关注?觉得积极关注是个很难的事情。很难精准地积极关注到问题的核心,关注到那个能让来访者觉得自己有能力的“点”上。是否存在所谓的这个精准的“点”呢?我也并不确定。或许,这是在我们的训练中,可以慢慢去尝试,去体验,去感受的。

心理咨询练习是成为专业咨询师的必经之路

6.咨询师的面质技术。觉得咨询师的面质做得很好。比如,问我,“你好像已经在心里做了决定?”一方面,让我意识到,虽然我在陈述纠结,但是我心底里其实有答案。让我的思路更清晰。另一方面,让我觉得被理解,咨询师很懂我。

7.对咨询师的反问。作为来访者,在咨询师问我一个问题,如何看的时候。我很喜欢反问咨询师,那你怎么看呢?模拟过程中,咨询师就很镇定,也答得很好,没有给特别明确的倾向性的答案,没有给建议。但结束后反思,我如果当咨询师被这么反问,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样的状态。我可能会慌,可能会不知道说什么,可能尝试说点什么不带倾向性的,也可能真实地告诉来访者,我感到有点不知道如何回答。

心理咨询练习是成为专业咨询师的必经之路

这些就是此次模拟咨询的零零散散的感受。

总之,很感谢老师留了这次作业,也很感谢小伙伴和我共同完成了这次作业。虽然是模拟咨询,但是我们的感受、反思都是最真实的,是一次特别珍贵的体验。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