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么从受害者的陷阱中爬出来的?

王明阳心理咨询师

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和一名普通女性,我专注个人成长近10年,感觉自己真的改变很多,疗愈了内心的很多伤痛,但是依然感觉会被一些东西卡住。

这次去参加表弟的婚礼,我又修通了自己内在的一个点,想真诚的和大家分享。

熟悉我的朋友会知道,当年的我未婚先孕,还裸婚,原因在于当时我和大卫都恐婚,对婚姻没有信心,两个人还在纠结要不要丁克,然后就意外怀孕了。

有了孩子后我们很开心,觉得这是上天给予的礼物,也对我们走进婚姻推了一把。

但我们也被意外怀孕打得措手不及,当时二胎政策还没有放开,在上海生孩子还需要准生证。所以,得知怀孕后,我们第一时间匆匆忙忙地回老家办各种证,包括领结婚证。于是,刚下卧铺火车的我们俩在十八县小县城拍下了人生中油头疲惫的结婚照。

回到上海后,我定期产检,挺着大肚子努力工作,忙得团团转,为即将出生的孩子挣奶粉钱。

我们没有办婚礼,没有拍婚纱照,没有蜜月旅行,双方父母赞助了一些钱买了房,所以也没有彩礼。只有大姑姐送了一条项链和一个戒指,算得上真正的裸婚。

刚开始我觉得没什么,但是等孩子大一些,当年的裸婚就成了我心头的一根刺,尤其遭遇婚后生活的琐碎、疲惫时,这根刺就隐隐作痛。随着青春流逝,走在35岁这道门槛时,内心的委屈和怨怼日益膨胀,觉得自己为婚姻为家庭付出太多,却什么都没有得到,不公和委屈啊。

人啊,就是这么奇怪,当初你觉得没什么,本不在意的事情,后来却成了耿耿于怀心头刺,每每遇到相似的场景,就疼痛发作。

我是怎么从受害者的陷阱中爬出来的?

但是,这次参加表弟的婚礼却改变了我内心的执念,消解了委屈。

表弟结婚4年多,孩子4岁,这次他们在县城高档的星级酒店补办了一直没办的婚礼。办了十桌婚宴,婚宴的规格均价两千多一桌。两个人盛装打扮,表弟穿西装,弟妹穿美丽的秀禾服,郎才女貌。婚宴现场的大屏幕上放着他们去三亚旅拍花费两三万的婚纱照。

我临时被拉去接亲,撑着红伞把新娘从婚车上接到看得到江景的婚房里。还临时客串了一把主持,给他们简单办了一场温馨的仪式,交换戒指、夫妻对拜、给父母敬茶等。站在台上的我,为这对新人感动,也会自然想起自己什么都没有的裸婚,但是心中却没有那么委屈了。

因为我深深知道我和大卫与表弟、弟妹是不同的人。表弟对于这次婚宴的评价是:做人就是做名气。意思是,这婚礼要办得有面子。而我恰恰是不那么看重面子的人(不然也不会写文章中自曝这么多的个人经历)。

我的收入比表弟表妹高很多,但是如果你问我愿不愿意花这么多金钱、时间和精力搞这一场这样的婚礼,我的答案是:不愿意。

对我来说,花两三万拍婚纱照,不如拿这些钱去自由行,留下美好的回忆,或者去报个长程的心理学课程,学个一两年。对的,我其实特别喜欢旅行和学习。

事实上,当初选择裸婚,是我在当时情景下做的一个符合自己本心的选择。

我的委屈是因为自己陷进了下集的剧情:裸婚,什么都没有就这样结婚了,现在还过得这么辛苦。没有看到上集的剧情:裸婚是当初自己的选择,现在辛苦也是自己的选择。

如果我像弟弟和弟妹一样坚持要办一个体面的婚礼,我也一样可以,但是,是我自己做了一个选择:不办婚礼。因为怕麻烦,怕浪费金钱和时间。所以,是的,裸婚是“我的选择”。

我是怎么从受害者的陷阱中爬出来的?

我和大卫愿意在婚前花时间花钱去云南、四川、广西、西藏等地到处旅行,但是我们却选择裸婚,因为我们就是这样的人啊。

如果我能更诚实地直面自己,我就会清楚,我的过去是由我自己创造的,我的现在和未来也是我自己创造的,但是有时候我也会软弱,也会对自己撒谎,想活在受害者舒服的陷阱里。

再退一步说,我如果真的对裸婚这件事耿耿于怀,我现在也可以为自己做一些什么,而不是活在怨气和委屈中。比如我可以补办婚礼,我可以去拍婚纱照,我也可以去蜜月旅行。但我没有做,我就活在委屈里。

我很清楚剧情的上下集内容,但是我只选择其中的某一个片段,然后像祥林嫂一样,一遍遍去反刍,活在受害者模式中,自己给自己制造痛苦。

你是不是也是和我一样,有时不愿意自我负责,陷落进受害者的剧情中?

前段时间,有个30多岁的女性来访者,委屈地对我说,她父母一边为她包办了所有的事情,育儿和家务,一边骂她没有用,什么事情都不做也做不了。比如她的父亲一看到她在厨房做事就唠叨,“你出去出去,我来我来。”她很痛苦,甚至抑郁了,觉得自己的抑郁都是父母造成的。

当然,她的父母这样矛盾的行为方式很有问题,父母的包办和贬低会妨碍了孩子的自主性、自我能力的提升。但是,如果以更自我负责的态度面对自己的生活,父母唠叨不让你干,你就不干吗?是谁做了不干的决定?

她可以选择不做事,也可以选择在父母的唠叨中坚持做事。她如果实在受不了父母的包办和贬低,她现在还可以选择带着老公和孩子搬出去,和父母分开住,远离带给自己伤害的父母。但是她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一边承受着父母的打击和贬低,一边享受着父母带给她的好处,一边怨恨父母,一边又依赖父母。

我是怎么从受害者的陷阱中爬出来的?

这就不是一个自我负责的态度。

如果我们想要幸福,一定要从受害者模式转变为自我负责的模式。

当我们不想对自己的一切负责任,希望人生的不如意都有别人来承担,外在表现就是活在受害者的剧情戏码里:是父母从小这样对我,把我害惨了;是伴侣一直对我不好,伤害我;是孩子叛逆不听话,让我痛苦难过;是公婆、邻居、同事一直在找我麻烦,给我添堵…

如果我们变得更成熟,内在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即承担起发生在自己身上一切,为自己负责。

也许你所创造的过去不能被真实的改变,但是现在和未来等你编写。

这两天在书上看到一段话,与大家共勉:

为自己的人生负起全部的责任,我们才能在过往的土壤里开出娇艳的花朵,真正绽放自己。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内在成熟,而不是徒增岁月,只成熟了外表。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9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