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o了是什么意思?

杨清柠优秀作者

emo是英文“emotional”的缩写有情感的、情绪激动的意思。“我emo了”这一网络语,常被用来抒发负面情绪,意思是:我颓废了、我不开心了、我郁闷失落了等。

在现代社会,科技的进步和物质的富裕让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理论上来讲,人们的幸福指数应该会随之提高,但现实好像不是这样,快乐好像离人们越来越远了。

现在打开任意一个网络平台,很容易就能看到一些负面情绪的表达,人们在网络上不断述说自己悲惨的经历,倾述自己难以消化的悲痛,这类帖子甚至频频登上热搜。

比如“四、六级过不了线,我 emo 了” “怎么一直有加不完的班,我 emo 了”,好像万事皆可让人“emo”。

为什么我们会“emo”呢?

01、进化出的适应性机制

在部落社会, 人们通常依靠采集和狩猎生活,生存主要依托于现有的自然资源。当部落的人口增长超过了环境的承受能力, 他们在尚未发展出先进技术及其相应社会组织之前就会土崩瓦解,所以必须把人口控制在最合适的水平上。这种模式的长期作用下,人类就可能会进化出一些适应性的机制以控制部落中的人口数量,比如对大脑可处理的最高社交容量进行限制。有一些人类学家就发现在原始部落中人口如果超过150人,就会拆分成小部落,否则大家就无法正常相处,这是没有行政管理体系下,光靠人脑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平(钱箭星, 2000)。而在如今发展快速但存在时间甚短的信息时代,这种进化带来的限制仍然存在。因此,我们很容易因复杂的社交而感到“emo”。

02、负面偏好

“负面偏好”(negativity bias)是指动物和人类在先天倾向和后天经验基础上存在的一种普遍性偏差, 即给予负性事物(如事件、客体)更大的权重, 并在注意、记忆、情绪、决策等方面遵循“坏比好重要”的心理原则(Baumeister et al., 2001; Rozin & Royzman, 2001)正是这些已经存在的机制让我们更容易注意到这些负性的事件,从而给“emo”的产生创造了条件。如果我们没有注意到一件好事,可能只会有些遗憾,但如果我们注意到一件坏事,可能就会给我们带来更多负性的情绪,也就是所谓的“emo”。

我emo了... 怎么办?

《哈佛幸福课》中有一个比较核心的内容—— 3P调适法,或许我们可以通过尝试这个方法在生活中实践,去对抗 “emo” 。

01、允许自己有苦恼,接受自己有痛苦

Emo的时候或许你可以对自己说:“好的,我很焦虑,我很烦恼。烦恼很正常,即使我是学习心理学的,焦虑也是正常的,没什么大不了。”

02、关注积极乐观的方面

或许你有这样的经历,因为走路低头玩手机,不小心在教室门口摔倒了,这让你觉得很尴尬。不要emo,或许你可以试着告诉自己:“没关系,没有人注意到这件事情,这只是焦点效应。”

emo了是什么意思?

其次,这件事情也可以促使自己学会反思。你可以思考低头玩手机存在的问题,久而久之你会养成勤反思的习惯,从而减少一些麻烦的发生。

03、从长远角度看问题,很多事情没那么严重

或许你因为弄丢了最好的朋友送的钢笔耿耿于怀,你非常emo,可试想你是因为丢了笔吗?如果这件事情过了一周、一个月你还会emo吗?当然不会,因为你或许是因为它寄托了朋友的美好祝福,但是请记住朋友在你身边,你们有美好的回忆,也会一起创造更多美好的回忆呢。

虽然著名心理学家Jordan Peterson说过,不要把快乐作为信念和追求的目标,但并不影响我们幸福快乐的度过每一天。许可我们是情绪丰富的人,学会接受;关注积极乐观的方面,寻找益处;拥有转换角度的能力,宏观思考。3P调试法不是疫苗,不能一劳永逸,它更像是中药,需要我们定期服用。在以后的日子里,如果你遇到了困境,不如尝试这个方法,也许你尝试得越多,它发挥效用也就越明显。接受、积极、角度,当你将它自动化的时候,它对你的帮助就越大!

作者的话

没有人愿意让自己一直保持情绪低落,我们在青春气息洋溢的岁月更是如此。孜孜不倦地学习、掌握多样技能、结交一群好友,享受青春的丰富多彩。在社会发展进步的大潮中,贡献自己的力量、得到价值上的认可,是我们的理想追求。或许我们可以将“躺平”或“emo ”视为一种情绪的宣泄,暂时让紧绷的身心“短路”,但请千万不要主动贴上“易焦虑”的标签。

emo了是什么意思?

参考文献:

emo了是什么意思?

[1] Barchetta, S., Martino, G., Craparo, G., Salehinejad, M.A., Nitsche, M. A. & Vicario, C.M. (2021). Alexithymia Is Linked with a Negative Bias for Past and Current Eventsin Healthy Human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esearch andpublic health(13).

[2] Pang, Y. & Wu, S.(2021). Mediatingeffects of negative cognitive bias and negative affect on neuroticism anddepression. Current Psychology(prepublish)

[3]钱箭星.(2000).原始部落的生态平衡——一个生态人类学的视角. 思想战线(02),51-55.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