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让原生家庭更近,是觉察内心的好机会

梁志超金牌作者

过年是回家团圆的日子,也是很多人焦虑的日子。从进入腊月开始,许多学员和来访就表达了这种焦虑:

A:“真希望加班,希望疫情阻止我回家,因为我不愿见父母”

B:“单身习惯了,很怕他们催婚,根本不顾我的感受”

C:“至今还拉黑我妈,该找个什么理由不回去呢?”

D:“最讨厌走亲戚,一年都不说一句话,还要装作很亲切”

E:“我们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实在没法假装成双入对”

F:“上个月刚和儿子吵了架,也不知过年他回不回来?”

G:“我爸走了7年了,过年是我最想他的时候”

H:“老家有过年上坟的习俗,每次给我妈上坟心情都很难过,像被掏空了”

“过年我爸妈总吵架”、“看着我哥和我弟几家人,感觉我像个局外人”、“混得太差劲,没脸回去,怕被笑话”、“讨厌碰见我大舅”、“过年的热闹,让我越发孤单了”、“过年很无聊”……

是的,越来越多的人害怕过年,却又不得不回家、见不愿见的人、说不愿说的话、做不愿做的事。

今天,我就来告诉你一个新的视角:“别怕过年,别怕回老家,这是你探索内心、疗愈自我很好的机会”。

平常上班、看娃、忙碌的日子最适合隔离,也是逃避内心最好的借口。

而春节假期则没了这些借口,老婆孩子父母都活生生在你身边,你不得不审视与他们的关系,不得不应对各种复杂情绪。

探索自我必须要直面真相,哪怕会让人羞耻和恐惧,“过年”给了你这个契机,何不借此好好探索自我呢?

事实上,你已经在做了。

比如上面那些话,一旦你开始焦虑,就一定会有反思:不愿意见父母就会思考与父母的关系;犹豫装作亲密就一定反思婚姻质量;觉得孤单就一定思考孤单的来源。

这样的思考,有两种作用:

第一种,提前演练。

就像模拟考试,次数多了,正式考试就不那么紧张了。任何对焦虑的思考,都在寻求化解焦虑的方法。

比如对“假性亲密”的思考中,你到底在怕什么:怕面子过不去?怕伤害孩子?怕离开他你就活不了?怕他会报复?怕别人说闲话?怕遇不到懂你的人?怕良心谴责?怕孤单?

无论如何,通过直面害怕,你会理出一些思路,其中就有你的需要和获益。

比如假装亲密也是一种亲密,至少让你觉得安全,让你在形式上有依赖,让大家看起来你还好。

过年让原生家庭更近,是觉察内心的好机会

代价就是内心的孤独,方法就是伪装,这让“亲密”有了继续装下去的理由,手挽手走亲访友也不至于过分尴尬恶心。

还会让你理解自己是多么渴望遇见一个真正懂你的人。

第二种,看见自己的“内在小孩”。

比如假装亲密,开始也许你会自我谴责,觉得自己太懦弱、太没用,但,之后你会难过,继而要去想:

难道我不该善待这个无助的自己吗?

因为这就是你的内在小孩,平常被你的忙碌藏在角落里,如今面对暴露,他怎能不怕?事实上这害怕一直都在,只不过你不愿看见。

一旦看见,就要学着把自己当内在小孩,就像现实中孩子很怕,难道你还要去指责他、抛弃他吗?

不,你要去靠近他、拥抱他,并告诉他“别怕,有我呢”。

比如“我最讨厌走亲戚,一年都不说一句话,还要装作很亲切”,这么想的人不是你,而是你的内在小孩,因为他太渴望能有真实的关爱,而非虚假的过场。

此刻不是指责他不懂事、不礼尚往来、不热情不礼貌,而是看见他的渴望并尊重他的意愿,可以选择走亲戚,也可以不去,也可以去见真正想见的人。

给他自主选择的机会,就是对他真实的关爱。

“过年焦虑”主要因为关系,特别与父母、兄弟姐妹的关系,因为这就是你的“原生家庭关系”。

从精神动力学角度,如今的关系模式和困惑,来自早年原生家庭的影响。

因此,成长到某个阶段,你会意识到原生家庭带来的不仅有爱,还有伤害。

这个阶段,你总对父母充满怨恨,更不想见他们,“不见”就是在通过冷暴力表达攻击,也在保护自己情绪失控。

然而,过年好像又会见到,这让你左右为难,难以抉择。

这时先接纳对父母的恨,这是必然的,也有权不回家、不见父母。这是你的第一个选择。

事实上就算不回家,也阻止不了心中的念头,我建议把它们写出来,就像写日记,就像心灵书写,在那里你与心中的父母遇见了。

写出来之后,再读出来,或找几个同道读给彼此听,再互相反馈,这样的方式伴随春节的仪式,效果会更好。

效果好指的不是原谅父母,而是自我和解。

第二种选择,选择见面。

无论如何,很多人越不过道德层面的要求,总是不得不顺从,该回家回家,该见父母见父母,该走亲戚走亲戚。

这时候,我要你变被动为主动,做3个心灵探索练习,以此让各种关系互动变得更有意义。

第一个练习:“挑战固有关系模式练习”。

列出你最不想见的人,排前三位的,然后试着去见他们。

比如你表姐,从小到大都压你一头,长得比你好,学历比你高,嫁的比你好,在这之前你总是回避,总侧面打听表姐今年去不去你们家,然后避开与她会面。

在她面前你是自卑的,你受不了她的炫耀,受不了人们围着她转,而你就像个丑小鸭般附和着。

今年,我要你走近她,别再做个旁观者,别再做那个牵强附会的傻瓜。拉着她的手与她聊天,试着谈得深入点,聊心事而非家长里短。

我保证你会有收获:也许会发现原来自己也是表姐羡慕的;也许发现她也有诸多无奈;也许内心深处你们很像;也许你会释然很多……

过年让原生家庭更近,是觉察内心的好机会

还要觉察聊天过程中的念头和情绪,并留意身边人的态度。晚上有空写出来,思考整个过程。

其中一定会遇见不一样表姐,也会遇见不一样的自己,而“遇见不一样的自己”才是本练习的终极目标。

当然,“表姐”只是个比喻,表姐也可能是你爸、你妈、你弟、你大伯、你同学。

记住,让我们痛苦的不是这个人,而是固有思维,多年来就是觉得应该这样而不是那样,所以总是不能突破和改变。

现在不同了,因为我要你把互动当做了“练习”,底层逻辑就是“跳出自己看自己、看关系”。

好像你是一个导演,一号主角是你,二号主角是你表姐,你既在关系中表演,又在场外观察,这削弱了你的恐惧,增强了掌控感,才能获得不一样的关系体验。

这样的体验多了,你的固有思维就会发生改变。

即便练习时你依然自卑,关系互动依然和原来没啥两样,但也已经不同了,因为是你在“导演”这部片子,具有起点上的控制权。

凡事可控,是一切心安的基础。

第二个练习:“自由联想书写练习”

本练习,需要你在面对他人态度时“暂停”,继而回归自身。

很多时候,不愿过年来自无法接受父母对你的态度。比如动不动就指责挑剔,或说些让你难堪忌讳的话题,或抱怨把你养大多么不易,你如何不懂事不孝顺之类。

总之,这样的态度会让你觉得自己很糟糕,以往,你会各种应对:岔开话题、装傻充愣、去做别的事情、开始互怼和争辩,等等。

现在,别按之前的套路出牌,我要你把这些行为统统暂停。就只是坐在那里,一边深呼吸,一边看着对方,一边留意纷乱的思绪,不说话、不逃开、不争辩,表情平静而坚定。

只是把对方的话当做时远时近的背景,然后把精力集中在“自由联想”上,即,观察此刻脑海中浮现的任何念头、想法、情绪,无论它们是悲伤、愤怒还是恐惧,亦或是尴尬不自然,统统统统允许。

如同静坐观天,看云卷云舒。每次坚持5-10分钟,多练几次。

这并不容易,需要你提前有意识的准备,并一定记住这是个“练习”。

过年让原生家庭更近,是觉察内心的好机会

之后,去到一个相对安静点的地方,把刚刚的一切联想写下来、写下来,再读出来、读出来,任由情绪肆意飘散。

练习时,若情绪实在难以自持可缩短时间,或停住,或事后再这样自由联想、写出来,不过最好就是发生的那一刻效果最佳

这种自由联想书写,底层逻辑是“镜映和确认”。

没什么比当事人更能激发内在情结了,同样的场合、同一个环境、同一个人、且这个人对你又同样的态度,此刻,你已完全进入了同一种关系循环中。

那么,试着把这一切当做一面面镜子,来映射出你的感受与困惑,并一遍遍确认它们。

好像让你的内在小孩重新回到了原生家庭,而用此刻成年的你,去保护那个无助的孩子。

因为如今你有了强大的“功能”,不再是那个无助的小女孩、小男孩,你把被动变为了主动,疗愈自然发生。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切是在你内心悄然进行的,完全没必要非得说给对方听,他也听不懂。

这个年,他们只是你的“练习道具”,只负责给你提供相似的情景。

第三个练习:“想象对话练习”。

适合无法与原生家庭某个成员“会面”,无论是对方离世,还是你不愿见。

这个方法,我每年都用。

我们当地有年前祭祖的风俗,每次在奶奶墓碑前,我会用一炷香的时间,陷入某种沉思和对话。

比如回到小时候,回到与奶奶生前的点点滴滴,有的画面浮现了多次,有的则第一次浮现,其中伴随我各种情绪,或伤心或愤怒或失落,我都允许,并以此为话题和奶奶“交流”。

结束后的几天心情很复杂,之后就会很轻松,因为与奶奶“想象”层面的对话,看见了我的内在小孩,并越来越多的去理解了那个男孩,心结了了又了。

建议你也如此,别拘泥于形式。

你也许在城市,也许在某个路边,也许在被窝里,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过年的氛围让你记起了这个人,那么,就很适合这个练习。

一切的爱恨恐惧,都来自你的不允许,千万别以为无法见面,或亲人离世就不能表达失望和怨恨,若他在天有灵,也一定不希望你背着对他沉重的包袱,艰难前行。

所以,尽可能自由表达,去看见你们之间的思念与纠葛,许多的分离故事是为了更好的与自己在一起。

过年,最大的意义不是现实关系的团圆,不是原生家庭的团圆,而是与心中关系的遇见、与自己内在小孩的遇见。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