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人格的治疗之路、纯心理角度看网剧《开端》

井元林心理咨询师

如果车上所有的人,都被理解为,是一个人的整体人格中的各个子人格。这个整体的人,你可以说她就是赵今麦女士所饰演的李诗情;但是当然,她又大于李诗情。

为什么李诗情是主人格?因为在和美国本地的“多重人格障碍”(简写为MPD,这种疾病也可被称为“解离性身份认同障碍“-- DissociativeldentityDisorder)来访者工作的过程中,让我积累了大量关于“子人格”(sub-personalities)现象的一手临床素材。使我看到,一个人的整体人格,为了应对早年的创伤情境,可以分化为N个子人格。

而这种分化,通常和严重且持续时间长久的创伤(如身体虐待、性侵犯、幽闭虐待…有关。

但是在这所有的子人格当中,会有一个现实能力较强,对外沟通相对有力,也就是我们心理治疗师要与之结盟的“主人格”。

通过和这个有现实能力,有一定求治欲望,想要结束“心灵苦难循环”的主人格结盟,我们心理治疗师帮助MPD患者,一步步地和她一起,整合其破碎的各个子人格。让她内在的各个子人格,最终能够和谐相处,不至于内在争斗不止,最终“车毁人亡”。

李诗情

多重人格的治疗之路、纯心理角度看网剧《开端》

1,她想结束“循环”的意向最强,从头到尾处于一个非常active的状态。这是MPD患者身上最有力量,最可工作(most workable)的一个人格部分。

2.她一直在提升自己的对外表达技巧,一直在想办法让包括肖鹤云在内的其他乘客(自己的其他子人格)相信自己的话;一直在想办法让警察(心理治疗师原型)充分理解自己。这也是主人格的核心特征。

3.她开始试图自己逃跑,后来发现只要有一个人死亡,循环都结束不了。这就是 MPD患者要获得最终治愈,需要领悟的一个艰难但却真实的事实:我人格中所有的这些部分,都是我自己为了应对曾经的创伤,而逐渐生成的不可或缺的部分;又或者是在曾经的苦难生活中,我内化的重要他人一-他们都是"我“的一部分。所以我至多可以控制他们(比如说把他们“投入监狱”),却不能杀死或放弃他们。因为那样,我自己也将不能独存。

每个子人格,及其鲜明的性格,都有了自己的”成长历程“。

肖鹤云

在 讨论之中, 如以心理治疗视角观之,肖鹤云的原型--到底是陪着来访者一起经历循环,一起探索和解密,一路走来不离不弃的心理治疗师;还是她的伴侣、丈夫、男友抑或soulmate?

所以 倾向于认为,肖鹤云的原型就是李诗情在长大以后,遇到且内化的一-相信她所说的苦难,看到她所历的循环,并且因为爱她,也愿意和她一起历经循环,并最终解救她的充满爱的自己。

在生活中,虽然非常非常少,但依然看到过这样的灵魂伴侣。对自己的妻子儿时的创伤和苦难,从一开始的不信,觉得每个家庭都不完美,你所经历的并不是什么你所说的地狱似的循环--到后来半信半疑,觉得谁都有错 -一直到最后认定:我娶的是你,无论你曾经经历过什么,我都接受。

无论谁伤害过你,从今往后我都要和你一起承担,实在不行,我帮你挡那一刀。

谢谢有 这样的存在,让我们的来访者相信:我这辈子没法选择自己的父母,但我何其有幸,得以选择自己的伴侣。我可能选择不了我的上半生,但下半生,我选择和你一起度过。

“我选择”--多么有力量而自主的,人的言语。

多重人格的治疗之路、纯心理角度看网剧《开端》

要知道,我们不光内化我们的父母,和我们苦难的过去;我们也内化长大以后,爱我们,死生契阔,和我们一起历经循环的他/她。

心中有爱,眼里有光,莫不若此?

多重人格的治疗之路、纯心理角度看网剧《开端》

王兴德

他很可能就是李诗情这个主人格,在现实当中父亲的原型。也就是父亲形象,在女儿心中最主要的代表。

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内化自己的父亲。

而我们这里,这位父亲的核心特征是:

1.功能缺席--无法回应女儿的求助需要。

2.工作极为忙碌(导致第1特征最主要的外在原因)。

3.在与母亲的对比当中,显得相对弱势很多。

4内心爱女儿,但常常有着行动上的迟缓和无能。

因为他的忙碌,因为他的缺席,因为他有爱表达不出,因为他关键时候掉链子,所以这种父亲根本没有能力阻止 典型家庭悲剧发生--母女惨烈共生(or共灭)。

陶映红

她就是主人格李诗情,母亲的原型。

这种母亲的核心特征是:

1和女儿情感共生极为强烈,以至于一日“失去”女儿 ,自己的自体也就崩解--不再有生存下去的勇气。

2和丈夫的情感疏远。母亲原型陶映红为了复仇,可以和丈夫分居四年多,这第一说明和丈夫的关系没法支撑她活下去;第二,做婚姻家庭治疗的同道们应该比我更清楚,这种外在的分离,通常是要以内在的疏远为基础的。

3.内在攻击性极强但外在强烈掩饰一-锅姨"陶映红在前面那么多集的存在感极低即可为证(当然学过心理的人,几乎都可以在前面几集看出她的不正常)。

4.思想较为偏执,拥有不可撼动的自我价值体系。

如果把这一车人,视为一个人内在的各个子人格,那么锅姨,一定是所有子人格当中攻击性最强的。她本质上是一个PTSD患者,而且有可能已经到达了精神疾病水平(psychotic level)。

她要摧毁一切,要杀死所有人,她要用所有人的血祭奠自己已逝的女儿。

但这仍然是现实描述。如果转换为心理描述,又会是一个怎样的局面呢?

我的猜测如下:

1她可能按照自己的标准,辛辛苦苦把女儿培养上了大学,女儿是她生命中重心之中的重心。甚至是她自体的一部分(母女身心未能充分分化)。

2.因为她和丈夫的关系疏远,所以她只能和女儿在身体-情感上强烈共生。甚至有可能,女儿既需要充当她的女儿,又要充当她的伴侣和闺蜜,甚至是心理咨询师,以调节她的情绪。

3.女儿逐渐苏醒的自主意识,尤其是与性-恋爱-人生方向选择相关的自我意识逐渐苏醒,会导致女儿逐渐与母亲产生身心分化 --女儿会想要离开母亲,或者正在采取行动离开母亲。那么这个已然在情感世界中除开女儿已无其他的母亲会怎么想,怎么做呢?

在临床经验中,当然是在极端的情况下,这种母亲会感到自己的一部分“正在死去”,所以她--宁愿死也不会愿意放手让女儿,长大和离开。

这种母亲会“杀人”。

男性咨询师在和女性来访者工作的过程中,常常会对母女共生的程度感到惊讶。有的时候,你能清晰的看到,在一个年轻女性来访的举手投足间,甚至在她身体感觉中,似乎就“住"着一个她的母亲。以至于有时你会怀疑,眼前这个女孩,到底是她自己,还是她的母亲。

而这种共生,在“丧偶式育女儿”的家庭结构中,甚至还挺普遍。

总之,如果以纯心理的视角来看:“锅姨”陶映红,就是我们电影女主人公心内,内化的最有攻击性,但掩藏很好,而且是一个要杀人母亲。

她要杀人的原因,是因为她“失去”了自己唯一的自体客体--女儿,她没有了再活下去,重新开始生活的勇气。

她的生命里早就没有了丈夫,现在她什么都没有了,她的自体已经内爆崩解,因此她要借着自己最后的生命能量,让人为此付出代价。

尝尝她内心爆炸且崩解的滋味。

你认识这种母亲吗?不学心理你可能不认识,即便认识,你可能也看不到她们的行为。

这部剧,很符合一个心理治疗的结局:每一个人格都有其存在的意义,正如没有一条生命是多余的一样,也没有任何一个你内心的人格部分,可以被你杀死或抛弃。包括看似死亡的王萌萌,也因为找到了独属于她的真相,而可以继续以一种能量的形式,继续存活下去。

他们都是你,或生于苦难,或出于救援,或源自友谊,或来自死生契阔的爱。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