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如何关注与共情更好地理解来访者

王心怡优秀作者

今天参加了四个个案的督导后,对于咨询师如何积极关注与共情以及更好地理解来访,我有了更多的感悟。

了解来访者的特点

譬如,首先,咨询师不仅仅可以从来访者在咨询过程中的行为举止去了解ta的心理特点和行为习惯外,也可以通过咨询室外的信息,比如来访是否按时来咨询,这一条信息不光可以告诉我们来访本人对咨询的重视程度,也可以反映ta日常对待(重要)事项的态度和方式,并提醒咨询师反思这段咨访关系的建立。

写到这里,我想起我的第一位来访每次总是定期提前请小助手向我约时间,并且从未爽约,从这点就不难看出她是一位执行力很强且生长欲望很强烈的人,但当时我没有意识到。庆幸的是,在咨询当中我抓的点没有偏移。当时我认为她表述的问题(焦虑)主要来源于动机过强、自我期望值过高,以及受主流文化影响较大。

咨询方向是逐渐引导她发出自己内心的声音,建立自己的主流文化,并且试着从除了工作和学习以外的事情当中感受到价值和快乐。并且,当时在每一次咨询结束时,我们都会约定下一次可能会讨论的话题,接下来的一周,她会认真准备以备下次讨论(也反应并且正好发挥了她的优势)。

其次,咨询师可以学习如何帮助来访发挥自己的特点(尤其在咨询中)。当中包含的价值不仅在于帮助来访者看见自己,建立良好的自我效能感,更在于利用自己已有的而不是需要努力才能拥有的条件去解决当下的问题,提高效率,并且有可能的话,还能提高自我接纳的程度。

心理咨询师如何关注与共情更好地理解来访者

咨询师如何对待来访者的“谎言”

心理咨询师如何关注与共情更好地理解来访者

关于咨询师是否应该完全信任来访者,上节课也有讨论过,当时的案例中,大多数同学都认为来访在“撒谎”,应该被质疑。当时我的内心是比较矛盾的,我认为来访存在可能“撒谎”的嫌疑,但一方面人人都会在咨询时“撒谎”,有时是为了掩饰,有时是为了美化,有时是错误记忆导致的无意识撒谎。咨询室里的撒谎无关是非,但有关意义。撒谎本身对来访可能是具有功能性的,背后隐藏的正是ta需要解决的问题。所以,如何对待“谎言”要看咨询关系的建立程度,而不是毫无技巧地说“你说的不是真实的”,更要理解“谎言”背后的意义和动机。

注意青少年咨询工作的特殊性

青少年个案与成人个案有所区别。首先,青少年个案中可能会涉及是否有伴访者的问题。有些情况下,监护人在旁,可以相对客观地直接将咨询过程反馈给家长,也可以让家长在这个过程中学习如何跟孩子相处。但另一方面也需要考虑来访者本人对这种情境的感受及态度。一个例外情况是,如果青少年个体已经存在自伤行为,这属于保密例外情况,需要联系家长。联系家长前,可以询问来访希望告诉谁(对来访有帮助的人)(可以请其去告诉父母),并且把自己的感受真诚地反馈给来访,并且询问细节,不质疑,得到来访明确的答复。

心理咨询师如何关注与共情更好地理解来访者

其次,关于私密空间。对于还在学校或者家庭中生活学习的青少年,可能很难找到一个私密的空间进行咨询,这时我们一方面需要跟来访确认是否知晓咨询设置(私密空间),另一方面需要询问来访是否可以接受在这里讲隐私,以及一个私密空间对于来访意味着什么(保密安全)。并且同时考虑到如果是非私密空间,是否会影响咨询师自身的工作(是否会分散注意力等)。

最后,需要关注青春期这个阶段确实是自我认同、自我意识在成长的关键阶段,咨询师在做好评估(要明确,问清楚)的同时,需要从自己专业的角度帮助来访理解自己,并且帮助ta们消除恐惧。

每次督导都有很多收获。对于新手咨询师来说,每个个案的处理都有值得深度研讨,深度学习的地方。过程中既能看到咨询师处理问题的不同角度,也能看到来访者的回应带来的影响。从两者间学习,咨询的收获达到双倍。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7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