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是如何起效的

冯亚男原创作者

在新手咨询师的艰难起步一文中,我分享过对心理咨询是如何起效的想法,今天想就这个话题做进一步的思考。

整合

上一篇文里提到,我认同心理咨询通过帮助来访整合起效,整合这个词大家不陌生,但每次提到这个词,我都在想,整合的是什么?

实际上文中仅提到了整合的一个横向维度-整合情感和认知,这个部分我也举了一些例子,感兴趣可以找回原文。

今天想说说整合的纵向维度-整合好和坏,这个坏可以拓展出很多种说法,比如自己的攻击性,敌意,施虐,贪婪,还有愤怒,嫉妒,恐惧,羞耻等负性情绪,都是被当成人性中的阴暗面,需要被超我打压的面向。

整合一个人好与坏,指的是接纳自己的坏,好与坏可以并存。

但情绪情感本无好坏,好坏是人们自设的评判标准,我更愿意借助中医的说法,整合的是阴阳,少了评判的味道,还原了能量的属性。荣格的阴影理论也是借鉴的东方文化的阴。

为什么要整合?

不整合就会有两种状态,一种是将其阴影面投射出去,认为别人有,我没有。

我们最容易在孩子身上投射自己的阴影,父母的攻击性严重压抑的父母,非常担心孩子的攻击性出来,通过管理孩子的攻击性来管控好自己内心冲动,但结果往往是孩子会认同父母的投射,认为自己就是个攻击性很强的人,反倒促使了与他人的冲突,这个结果满足了父母潜意识的需要-攻击性不是我的,是孩子的。

心理咨询是如何起效的

一种是阴影面投射不出去,指向自身,多见于自我攻击,觉得都是自己的不好,自己是最糟糕的。

前者是把阴影丢出去,它不是我的,通常会带来各种关系里的困难;后者是被阴影吞没,阴影等于我,陷入自我攻击的恶性循环。无论哪一种状态都会带来心理上的痛苦,所以我们需要把投射出去的收回来。

上面说了两个维度的整合,整合还可以分成不同层面,我暂且将其粗旷地分成两个层面:情绪层面和人格层面。

一位内心有很多愤怒的来访,当他叙述了生活中,别人做了什么使他愤怒,咨询师可能会有个假设——这个愤怒是内在的迫害感被激活了,咨询师对这个愤怒的内容进行描述,比如愤怒的是害怕受到伤害,然后再对这种感觉背后的原因进行分析,比如过去的经验告诉他,当别人要表达对他的感受和想法时,就意味着要评判他,让他感觉到愤怒。

对愤怒的情绪进行命名,对愤怒背后的原因进行分析和赋义,这种对某种负性情绪的处理,是在情绪层面的整合。

当这位来访把这个愤怒带入到咨访关系中时,当他感觉到对咨询师的愤怒,如果咨询师能够涵容住自己的反移情,不逃走,不崩溃,不反击,涵容之后还依旧能够思考,这个愤怒背后的无法表达的恐惧或某种需要,这种发生在咨访关系中的体验更加强烈,更能够影响来访的记忆和认知,也更能够促进来访在人格层面的改变,称之为人格层面的整合。

在这两个层面的整合中,又分别包含着两个维度的整合:

不管是来访对他人还是咨询师本人的愤怒情绪,都得到了咨询师的接纳和允许,就在阴阳维度得到了整合;来访进而感觉到自己的愤怒不会被评判,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可怕(会摧毁咨询师),当他对自己愤怒的体验由害怕转变为安全时,他就可以吸收得进去咨询师进一步的理解,这个理解就是在情感认知维度整合。

每一个50分钟的工作,我觉得都是在以两个维度为方向、以两个层面为内容做整合。

哀悼

在某个被咨询的阶段,或许你曾有过这样的想法,探索来探索去,自己的问题并没有解决。

继续用愤怒这个情绪举例,当你体验过愤怒被允许,也理解到愤怒的背后有很多原因,但相似的情境来临,还会再次陷入愤怒。

心理咨询是如何起效的

如果我对再次陷入愤怒感到不爽,对自己愤怒的愤怒会驱动着我从愤怒的坑里爬出来,这时不禁想到,如果我的目的是从坑里爬出来,意味着我认同了愤怒是不好的,就像想要挣脱牢笼,意味着内心有这个牢笼。既然可以出坑,也就会再入坑。

心理咨询是如何起效的

那么入坑与出坑,就是一体两面,没有分别。

当我有这样的感受时,我对分析产生过怀疑,分析难道只是一种暂时出坑的防御。

我也看到,可能我只想运用精神分析,获得一种凌驾于生活的掌控感。但是,生活的本质是无常,凌驾的结果是被反凌驾。

当你开始这样想,就看到了自己的渺小,自己什么也做不了,顺着这个体验往下走,如果把自己放得无穷小,这个世界无穷大,继而可能会看到本来无一物的无。这个献祭自己存在的过程就是哀悼,所谓整合,过程里一定有哀悼。

哀悼的是,生活的无常,臣服于现实,现实是每天就会发生很多事情,很多不确定,让我们产生各种各样的负性情绪,承认它们的发生,就像接纳生活不是一个完整的圆圈,它处处有缺口。

而心理咨询,不是帮来访从某个坑里爬出来,而是去看那些坑,面对的过程也是哀悼,直到你不觉得那些负性感受、人性阴影面是坑。

有了哀悼的整合才是真正的整合,把愤怒整合进来之后,再去看愤怒的是什么,比如得不到让我愤怒——为什么这个人就不能满足我呢,为什么他不能按照我的想象来回应我呢,这个人的行为引发了我内在对原始客体的愤怒,因为原始客体没有满足我,要客体满足我,本质是控制客体,无法承认客体是不同于自己的另外一个独立个体,无法承认我曾经没有得到,或者受到伤害。

不认就是不肯哀悼,心中有一个幻想,过去发生的事都不算数,个人历史可以改写,活在一个全能控制感里,等待一个完美的抚养者出现。

所以不肯哀悼的人在生活中会这样一些行动或冲动:频繁地更换亲密关系对象、工作或者咨询师,离开这个全坏的客体,找到一个全好的客体。

上篇文章里提到致病因素是,“未经觉察的痛苦情绪”,今天可以加上一条,就是“我不认”——不承认我没有得到过最好的爱,不承认我不能全能控制,不承认现实处处有残缺。

夸大的自我以为生活的全部意义是获得控制的快感,以为这样就会不痛苦。但实际上不哀悼才会痛苦,因为要一次次面对全能感的破灭,哀悼不会让人痛苦,哀悼让人悲伤,然后趋于平静。

回到心理咨询是如何起效这个问题,我们要促进来访整合,而整合的过程会经历哀悼,哀悼体现在面对生活的缺口,面对个人的真相。

日益靠近

今天我们会提出心理咨询是如何起作用这个问题,意味着我们被治疗和治疗的有效经验还没有那么丰富。

在经验不是那么丰富的情况下,我通过不断地追问来反思,目的是提醒自己知道自己在咨询中做什么。

本来这一篇写到哀悼就可以结束,但我在想,说整合、哀悼好像还是不能让大家知道我们在什么,有没有可能继续分解到一个最小单元,我想到体验,或情绪情感。

不是每一次咨询中都有哀悼和整合,但是每一次咨询中一定在靠近来访的体验,而不是反方向消除它们。

正是在每一个体验里面,日益面对个人的真相,完成哀悼和整合。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