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法庭》孩子的恶,到底有多可怕?

韩安冉优秀作者

我听说,未满14岁,杀人是不用坐牢的

我听说,未满14岁,杀人是不用入狱的。

那是真的吗?

太爽了!

这是在最近热播的《少年法庭》中,一个13岁孩子在法庭上给出的自首理由。

癫狂、肆无忌惮地欢欣雀跃,扭曲的笑脸颠覆着我们的认知:

未成年的世界,并非我们想的纯洁、善良。

比起成年人,孩子的恶,更肆无忌惮、更触目惊心。

诱拐、勒死、分尸、抛尸……年仅8岁的男童被残忍杀害。

而犯下如此丧心病狂的罪行,正是那个口出狂言的13岁少年白成友。

在法庭上,他毫无悔过之意,反而在讲述和被害男童捉迷藏时,忍不住开怀大笑:

《少年法庭》孩子的恶,到底有多可怕?

你知道他当时躲在哪里吗?你真该看看他那副表情。

如此血腥的场面,在他嘴里竟不过是场游戏。

不仅如此,他企图利用自己有精神疾病来为自己开脱,却被法官沈恩锡发现漏洞:真凶不是他,而是他的女友,17岁的韩睿恩。

她,可不在《少年法》的保护范围之内。

狡猾如韩睿恩利用法律的漏洞,让13岁的白成友替自己顶罪,以此逃避法律的制裁。

在谎言被拆穿后,她声称自己患有严重的被害妄想症,控制不了才错手杀人。

《少年法庭》孩子的恶,到底有多可怕?

可事实随着两个少年的相互撕咬,颠覆所有人的认知。

“那把斧头也是你选的!”“你杀了那孩子后,还兴奋地手舞足蹈。”“看见那血喷出来你就开始跳舞。”

他们之间每一句争执、谩骂,犹如一把利刃插进被害者妈妈的心里。

她无法理解,为什么孩子小小年纪却如此心狠手辣?

他们不是天真无邪的孩子,只是披着孩子皮的恶魔。

最终,女孩被判处二十年刑期,而男孩则被判在少年院两年。

法律给了未成年人重新改过的机会,可他们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吗?

答案是,绝对不会!

我们对某些少年犯的宽容,最后可能成了纵容。

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天真无邪

这是一组来自浙江省未成年犯管教所的数据:

初次犯罪年龄小于11岁的,再犯率为65%;12-15岁未成人,再犯率为54%。

未成年人即使犯法,也以收容教育为主,多数从轻处罚甚至免责。

也就是说,大部分少年犯不仅没有被判刑、坐牢,反而可以换个地方继续自己的人生。

对他们而言,犯罪成本,是0。

当作恶不必付出代价,便会失去最起码的敬畏心。

在一家口碑不错的少年恢复中心,中心主任吴宣慈带着女儿和问题少女一起生活,为她们提供心理咨询、生涯规划辅导,甚至提供代理监护。

她把女孩们当作自己的孩子来疼爱,试图用爱感化她们。

不想,这群女孩是人前献花,人后插刀。

她们谎称被虐待:每天吃馊饭,动辄挨打,就为制造混乱逃离,走回曾经的老路。

她们抛弃、勒索受伤跑不动的女孩;她们逼迫弱小女孩援交……欺上瞒下、栽赃嫁祸、铲除异己、霸凌弱小那些成人社会里的龌龊事,女孩们早已学会。

电视剧里,比女孩霸凌更过分的,是男孩们集体性侵。

白度炫、黄仁俊是少年法庭的常客,他们多次受到处分却毫无悔意,只因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自己不会死。

问题少年组成一个“逃家犯罪集团”,利用身边的女孩做援交诈骗。

甚至在网上以聊天方式诱骗女孩见面,再强奸拍摄不雅视频,胁迫女孩配合援交诈骗或售卖性侵视频牟利。

当受害者还未从噩梦挣脱,施害者早已被轻易放过。

“未成年人”的身份,是他们最好“免死金牌”,也成了他们肆无忌惮的底气。

父母的管教,是隔在孩子与恶之间的一堵墙

这部《少年法庭》也提出了一个值得所有父母深思的问题:

“那些孩子究竟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加害人,真的只是那些孩子吗?”

在法官沈恩锡反复查阅、勾画出的案情调查里,离异、单亲、家暴、弃养……成为了高频词。

少年犯们之所以会选择犯罪,多数情况下不过只是想引起注意,想传达自己的痛苦,或者是希望别人不要忽视自己。

父母的失职,才是这朵娇嫩之花生长成罪恶之花的根源。

就像开头中的17岁少女韩睿恩,虽家境优渥,父母却长期在国外工作,对她不管不问。

甚至在女儿杀人庭审都未出席,只是请了金牌律师团“代劳”。

对韩睿恩而言,父母的存在模糊又刺耳,以至于她在听到男童说“要打电话给妈妈”时,产生了要将别人幸福彻底毁灭的恶念。

而白成友的母亲呢?用孩子的话来说,妈妈工作忙,经常联络不到。

平日里疏于管教,丝毫不关心孩子的身心健康及成长的母亲,却在宣判结果的那一刻,鬼哭狼嚎大呼不公。

孩子犯下如此的恶,父母却也毫无同理心,没有道歉,甚至觉得刑罚太重。

父母如此失职,又如此放纵,孩子又怎会悔改?

正如法官沈恩锡所说:如果父母不努力,孩子们是不会改变的。

少年们是无法独自长大的,父母的疏于管教,只会让他们误把“错”当成“对”。

江苏常州就曾发生过一起预谋性奸杀案,15岁的常小峰强奸7岁女童,为掩盖罪行,又将其从25楼推下,伪装成坠落。

在法庭上,谈及家庭教育问题,常小峰父亲一副事不关己地推卸责任:“我没文化,孩子我不管,都是妈妈在管。”

意思是,教育的事不归我管,出问题也不是我的责任。正是他这种“与我无关”的态度,把孩子推向罪恶的深渊。

平日里对孩子,他是非打即骂;看黄片从不避讳儿子,甚至邀儿子一起看。

当孩子长期接触这些色情暴力的东西,就会认为这是正常的,价值观不断被扭曲,最终成了“实行者”。

李玫瑾教授曾经在《心理抚养》中说:“人的问题在幼年,幼年的问题在家庭,家庭的问题则在于家长。”

也就是说,当一个家庭生病了,孩子的心理在日积月累中一定会伤痕累累。

这种心理的创伤往往滞后于现实生活,他们也在潜移默化中受到影响。当孩子把一个个错误的价值观堆砌成型,那些阴暗的内心风暴,就会酿成无可挽回的海啸。

没有孩子生来即是恶魔,他们只是缺乏正确的引导,而失去了成为天使的机会。

家庭教育才是一个孩子最好的起点

关于未成年犯罪,这些年舆论争议很厉害,不少人提议废除《少年法》,加大量刑标准,就能从根本上杜绝这些恶性事件的发生。

但这治标却不能治本。因为孩子“恶念”的萌芽,取决于生长的土壤,也就是家庭教育、父母的管教。

那么,作为父母该如何做呢?在这里给出几点小建议:

(1)给予孩子有约束的爱

李玫瑾老师曾说,爱孩子并不是一味地顺从,稍懂事起就教他行为有规矩,明白可为和不可为的界限。

孩子天生没有规则意识,他们好奇心旺盛,执行力又强,做起事来自己也不知道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作为父母我们给予的爱要有界限,孩子的行为才会有边界。

之前,在江苏常州,一个男孩脚踹奶茶店工作人员扮成的玩偶。在旁人阻止时,孩子非但不听反而又踹了一脚。

孩子年龄小,没有是非观可以理解。但站在一旁的男孩妈妈,明知这种行为是不对的,却没有出言制止,自己也去揪玩偶的耳朵。

看似不是一件大事,可当孩子打人却没有被制止,在他心里就会认为打人没错。

当父母的爱失去了界限,孩子就会做出很多突破底线的行为。

所以请永远不要轻视孩子的每一个“坏”行为,也请不要为孩子找任何借口为错误开脱。

也许就是你的一次引导的疏忽,就会将别人的家庭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父母守住爱的界限,孩子才能明辨是非,拥有做人的底线。

(2)给予孩子一颗敬畏的心

《少年法庭》孩子的恶,到底有多可怕?

为什么有时候不管家长如何反复纠正孩子,就是没用?试着回想下,在孩子做错事情时,如乱扔垃圾,我们是不是就会告诉他不能随地乱扔垃圾,然后自己捡起来。

这样的教育是没有用的,因为孩子没有承担起自然后果,父母都替他做了。

近日,在江苏扬州,一名8岁男孩因贪玩,将路边废弃的油漆涂满马路和栏杆。妈妈得知后,不只是教育一顿就完事,而是要求孩子拿刷子清洗地面3天。^_^

让孩子付出一点“代价”,体验到自己这样做的后果,就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如果父母失去惩戒的教育,那么孩子就会更无知无畏。

这也是为什么少年犯们总会一犯再犯,这背后藏着是父母不以为意的纵容。因为一次次的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那个无知的孩子才会从小恶开始,一步步走向罪恶的深渊。

一个“魔童”的诞生,家庭、学校、法律、国家,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家庭的教育是最关键的一环。

所以,真诚地希望每一个家长都能对孩子的内心世界,多一份关注,多一点关爱;对孩子的错误行为,多一分管教,多一点约束。

孩子的恶最初都是认知的错误,但如果没有正确引导,恶,就会被无限地放大。

而那时,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受害者。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