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心理师老婆是什么体验

许静婉原创作者

经常有人问我:你老婆是心理咨询师,那如果你心里有什么小秘密,或者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猫腻,不是一下子就会被她看穿?

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危险的,因为她只是心理咨询师而已,又不是巫师。

倒是在她初入行时,我和女儿遭了不少罪。手艺刚刚练成,一时没有那么多客户,她就总想拿我们练手,经常厚着脸皮跟我们商量:“给我当一回来访者好不好?”

如果我们拒绝,她就会一脸受伤的表情,然后不满地嘀咕:“别人找我咨询,还得花钱呢,给你们免费,拿什么架子!”

可是,这个世界是讲道理的,你啥时候见过医生跑到大街上去,拉住人就央求:让我给你看病好不好?

有个心理师老婆是什么体验

这种时节,我就会想起黄宏的一个小品,说一位擦鞋师傅,下雨天,没法出街干活,“闲得两个膀子难受”,于是逮谁就要给谁抹鞋油。

看起来,工匠的禀性,都是相通的。

老婆学心理咨询,我是有一个接受过程的。

不客气地讲,早年间,一直觉得,心理咨询这东西,没啥用。或者,即使有用,也只相当于按摩,缓解一下表面症状而已。

我的观点是这样的:一个人之所以会陷入心理危机,一定是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有迈不过去的坎儿,真实而严峻。比如,丈夫外遇,屡教不改;老婆败家,剁手无效;老人固执,主动求骗;孩子网瘾,老牛难拽。

这些硬梆梆的难题,是任何心理咨询师都无法替代解决的,对吧?那么这些硬梆梆的难题得不到解决,心理咨询师做什么,能帮人摆脱烦闷、痛苦和抑郁呢?

围绕这一话题,我和老婆有过无穷无尽的争论。她从不退让。有时辩到急处,她还会恶言恶语,恶形恶状,把“君为臣纲、夫为妻纲”的古老教训完全抛到爪哇国去了。

有个心理师老婆是什么体验

后来我也理解,这涉及到人家的工作价值和工作尊严,按我的讲法,就要把心理咨询师改称为“心理按摩师”了,她怎么可能接受呢?

那些日复一日的漫长争论,内容庞杂又混乱,我只能择其大意,把她的观点简单说说。

丈夫为什么会有外遇?想一想你自己吧,在丈夫回到家之后,除了念叨钱不够花孩子不听话之外,还能跟他分享什么包含快乐因素的东西?

老人为什么乐不思蜀地求骗,今天拖回来一箱子脑白钙,明天搬回来一台血压机?是不是因为骗子们给他的瞬间温暖,远远超过了你所给的?

老婆为什么网购起来没够?当她趴在电脑上时,你在做什么?是不是宁可盯着手机乐不可支地抢几分钱的红包,也不肯多看她一眼?

孩子网瘾,第一责任肯定在家长。这个不用多说。孩子就像一张白纸,你画什么就是什么,他们身上出现的任何不适症状,根子都在家长。这已是心理学界的共识。

那么,心理咨询师能做什么呢?并不是要替你把这些难题一个一个解决掉,而是帮你发现产生这些问题的心理习惯,然后尝试改变这些习惯。

这根本不是什么表面按摩,而是实实在在的釜底抽薪!

对了,每当她提到“改变心理习惯”的时候,我都要提醒自己,千万不能接茬问:“怎样才能改变心理习惯?”如果这么一问,好家伙,就被她带进专业壕沟里去了,家庭内部讲座开场,我就只有洗耳恭听的份儿了。

家有心理咨询师,基本上就是这种感觉。

还有一些朋友会这么问我:有个心理咨询师老婆,你们家从来不吵架吧?

这个,咱得实话实说。作为一个从小就有高度自觉性的人,我一向注重内外有别。当有外人在场时,我在老婆面前一定表现得宽厚平和,大度雍容。否则,你想啊,一个心理咨询师,连自己的家庭都摆不平,谁还相信你有能力帮助别人呢?

但话说回来,一个人当上了心理咨询师,即使是优秀咨询师,也依然是普通人,该找不着眼镜还是找不着眼镜,该弄丢进门卡还是弄丢进门卡,因此,关起门来吵架,在我家同样不可避免。

并且,当她决定和我吵架时,还有强大的理论支持,说不管是谁,如果已经产生了愤怒,就一定要发出来,否则不利于身心健康。不仅著名的弗洛伊德同意这一点,而且连我没听说过的拉康和罗杰斯也同意这一点。因此,和我吵起架来,她分外理直气壮。

但有一件事,我确实占便宜,那就是一旦我自动进入冷战状态不理她,大部分时候都是她主动来找我沟通,开头语一般是“不好意思”。我呢,也就借坡下驴,把“不好意思”理解成“对不起”。这样,一场战争,就进入签署和平协议的阶段了。

在这个问题上,我相信,心理咨询训练对她还是起到了非常良好的作用。

说到吵架的原因,日常琐事之外,还有一点,与心理咨询界的行规有关,即“绝对不得对外人透露来访者的隐私”。这里的外人,指咨询师之外的所有人,包括父母、孩子和老公。

你想啊,她每天听来访者讲的,都是些什么事儿呢?自己想离婚对方不同意离婚,对方想离婚自己不同意离婚;孩子整天不着家泡在网吧里把游戏玩得昏天黑地,孩子整天不离家不想读书不想工作不想见人;丈夫三番五次家暴,过后就跪地求饶怎么办?丈夫日渐冷淡,不离不弃但也不关心不爱护不拥抱不上床怎么办?

这些负面信息,堆在她的脑海里,不能对任何人讲,日积月累,难免要演化成负面情绪,然后不断发酵,不断蒸腾,最后一朝爆发,首当其冲者,只能是我。

实际上,据老婆讲,在心理咨询业比较发达的国家和地区,每个咨询师背后,都要求有督导师,专门负责处理咨询师本人的负面情绪,评估咨询师的心理状态,如果出现了问题,要及时予以纾解。

这么说来,我陪老婆吵架,好像变成了一项有助于她缓解压力的光荣义务?

但很多时候,往往是我一边和她吵着架,一边还得接受她的教育。比如,遇到特别棘手的个案,她也会跟我零星透露一点最为困难的情节,我当然要给她出主意,这么办,或那么办。可是,如果我一出主意,她反而会恼怒,为啥呢?

她有理论,说男人重事实,女人重感受,这是根本性的差别。比如一个女人开车被追尾了,给丈夫打电话,丈夫一般都这么问:“受伤没有?上医院没有?对方跑没跑?保险公司到了没有?”可女人给你打电话的目的,只是想听你这样一句话而已:“哎呀,你现在一定很难受吧?”

有个心理师老婆是什么体验

因此,老婆的意思是:我说我的烦恼,并不是想让你给出主意,你只要说一句“噢,你真的好辛苦啊”,就可以了。

她说的道理对。很对。非常对。可是,这里边好像有个问题。男女不是平等的吗?既然你知道了男人的思维特点就是直奔主题解决问题,那么你们多多理解男人多多尊重男人就好了,为什么你们的习惯一定要排在优先的位置呢?不是说好了,男女平等嘛!

当然,上一段话,我只在心里想想而已,轻易不敢说出来的,否则,指不定又会遭遇什么暴风骤雨呢。

我一向迷恋连岳的文字,细数全中国的专栏作家,我把他排在第一位,刀尔登屈居第二,何平即小宝只能排第三。

连岳有一篇文章,叫《你要的“健全”,不过是“健全”的冷酷而已》,是《我爱问连岳》第一辑的首篇。

文章首先引述了一位女士的倾诉,说丈夫有外遇,不仅动手打她,还在精神上折磨她,可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健全的家,她还是决定委曲求全不离婚,但她要报复,要让丈夫身败名裂。

对此,连岳犀利地指出:你所谓的“健全的家”,只有一个简单的条件: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及他们的孩子,不可分离。只要这个人数凑满了,这个“健全的家”中,男人充满暴力、女人充满怨恨,都是可以接受的。据你说,这还是为了孩子好?

然后连岳说:你这样拖下去,绝不是“为孩子好”,你不过是为了方便报复。孩子,只是你绑的肉票。一个孩子看着他的父母互相折磨,毫无解决问题的智慧、也无宽容怜悯之心,他除了变得更加不快乐、更加残忍、更加绝望之外,他还能得到什么?

石破天惊!尤其是连岳这一句话,“孩子孩子,多少婚姻罪恶假汝之名而行,多少不敢担当的父母把你变成了替罪羔羊”,让我连连叫好,对连岳的敬佩又加深了一层。

可是,把文章拿给老婆看了之后,她全然不像我那么激动,反而慢条斯理地指出:

第一,连岳做的工作,类似于心理咨询师,但他的行为,完全不遵守心理咨询的基本规范。心理咨询师绝对不可以替来访者做决定,只能帮来访者调整情绪,重建习惯,然后期待来访者自己,做出正确的决定。这是铁的原则,谁违背,谁就不配继续待在咨询师队伍里。但是,因为连岳不拿人家的钱,所以就可以不负责任。

第二,就这个案例来说,连岳出的主意,看起来有道理,实际上风险巨大。一个人的价值观与行事方式是一个整体,不可能看了你连岳的一篇文章,就一夕改变。这是前提。因此,在离婚这一件事上,她可以听连岳的话,果决地一刀两断。可是,面对以后漫长的人生,她会怎么样呢?如果她能变成连岳,继续按连岳的方式处理生活,这当然很好。问题是,她变不成连岳,而连岳也不可能时时事事都替她做决定。最终,她还是要滑回自己原有的行事方式上去,那么,谁能保证她离婚之后的生活不比离婚之后更糟糕呢?谁能保证孩子在家庭破碎之后的境遇不比之前更艰难呢?

最后,老婆的结论是:连岳是在从事文学创作,而不是在提供心理咨询,因此,读他,启发思路可以,遵照执行则必须万分小心。

听了她的这一番分析,我也不得不承认有三分道理,只是,她这么毫不顾及脸面地毁我偶像,还是让我十分的不爽。

家有心理咨询师老婆,也有这种感觉。

十一月份的每个星期二,老婆应《深圳晚报》徐老师情感工作室邀请,在嘉行文化艺术生活馆做团体咨询讲座。我自然要去捧场,客串摄影师。

有一天讲座开场前,一位女士请徐老师帮忙,要在现场找一位咨询师,说希望能谈上一小时。徐老师把她介绍给了老婆,老婆说,今天的两小时讲座结束以后,她会非常疲劳,咨询的效果肯定不好,因此,希望能另约时间,到工作室来谈。

可是,这位女士马上说:“我没有时间。”

我在旁边听着,一时呆住了。这位女士,对自己太不好了。我们都知道,一个人,肯下决心找心理咨询师,就说明她心里已经相当相当难过了。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情,比解决这种难过更重要呢?

她不是没有时间,她是对自己实在太不好了。

以上,是我当时的心理活动。随后,我对自己居然有这样的心理活动感到吃惊:这个,分明是一个心理咨询师才应该有的想法啊。

家有心理咨询师老婆,就是这种感觉。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