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义互惠和行为传递效应

王心怡优秀作者

人类是一种社会性动物,人与人之间存在着各类互惠行为。生活中既有“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亦存在“以牙还牙,血债血偿”。

研究者将这种以相同方式回馈他人积极或消极行为的方式称为直接互惠。

而现代全球化环境使得陌生人之间的一次性互动变得越来越频繁。

当个体无法再与之前交互的对象进行接触时,他会如何对待后续交往过程中的其他陌生人? 新近研究发现,个体在受到他人积极或消极行为对待之后,也会以类似的方式对待无辜的陌生人,这种现象被称为广义互惠或行为传递效应(Gray, Ward, & Norton, 2014; 余俊宣&寇彧, 2015)。

研究表明相比于“我帮你,你帮我”的直接互惠,“我帮你,你帮他”这种类型的广义互惠,促使受助者转变为助人者去帮助更多的人(黄嘉昕等,2020),更有助于扩大帮助范围,营造良好的道德氛围(Molm, 2010)。

师生互动中的广义互惠现象十分常见,其表现形式也更为丰富。例如:教师鼓励内向害羞的学生与班上的同学相处,这位学生在收获新朋友的同时,开始主动帮助班上的其他同学。

广义互惠对于培养有德性的青年人具有重要意义。“真正的教育,乃是帮助个人,使其成熟、自由,绽放于爱与善良之中”。

广义互惠和行为传递效应

基于广义互惠的重要价值,究竟如何才能激发广义互惠共情?共情和积极情绪被认为能有效发挥广义互惠的正面作用,促进道德行为的传递。

共情

共情是指个体知觉和理解他人的情绪并做出适当反应的能力。

广义互惠和行为传递效应

共情包括三个层次的内容:

第一层是运动模仿和情绪共鸣;第二层是共情关注和安慰;第三层则是观点采择和有目标的帮助。

研究显示,共情可以增加人们的道德与亲社会行为。其中,推己及人能够有效增加人们的亲社会动机,促使人们做出亲社会的助人行为,而设身处地能够增加人们的道德行为。

积极情绪

广义互惠包含两种结果,积极广义互惠和消极广义互惠。

积极广义互惠是指受到他人友善的对待后,会向第三方传递此类友善行为的现象。

消极广义互惠是指受到他人自私对待后,会向第三方传递此类自私行为的现象。

其中,积极情绪是推动道德行为传递、抑制不道德行为传递的重要因素,因此我们的自我情绪调节能力并管理情绪便是关键。

【END】

参考文献:

Gray, K., Ward, A. F., & Norton, M. I. . (2014). Paying it forward: generalized reciprocity and the limits of generosity. J Exp Psychol Gen, 143(1), 247-254.

Molm, & L., D. . (2010). The structure of reciprocity.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 73(2), 119-131.

蔺姝玮, 孙炳海, 黄嘉昕, 肖威龙 & 李伟健.(2022).共情对广义互惠的影响:自我-他人重叠的中介作用. 心理发展与教育(04),475-484.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Pinterest),侵权请联系删

作者简介:惠莉宏 首都师范大学心理学院22级应用心理学研究生。很荣幸能够加入这个集体,期待未来和大家共同探讨心理学的奥秘!

广义互惠和行为传递效应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