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欲太强的父母是孩子的人生灾难

井元林心理咨询师

前不久,皮克斯与迪士尼合作的电影《Turing Red》(译名:《青春变形记》)上映了,目前豆瓣评分8.2分。

还没看的朋友们,建议带着孩子一起看!(适合10-18岁孩子观看)   内容很简单,一句话概括就是“我跟我妈,相爱相杀”的故事。

但透过故事,我们看到的“中国式亲情”却并不简单,甚至可以说每一个孩子都深受困扰。

控制欲太强的父母是孩子的人生灾难

电影的女主角叫美美,一个13岁的华裔女孩。

她的妈妈阿茗,是典型的中国式母亲,总是把“为你好”挂在嘴边,可实际却是想控制孩子。

故事一开始,小女孩美美这样介绍她的家庭。

“我家的首要规则是孝敬父母,他们是至高无上赐予你生命的人,含辛茹苦地给你一个栖息之所,让你有食物可吃。作为回报,你得要听话。”

这话是不是听起来很熟悉?

他们给了你一切,所以你要听话。这样的爱,更像是有条件的爱。而有条件的爱,会让孩子为了获得更多的爱和关注,变得更加“懂事、听话”。

美美就是这样的孩子。她为了不辜负母亲的期待,学习成绩门门都是A+。

她还特别懂事,每天一放学就回家给妈妈帮忙,朋友叫去唱KTV也不去。                可即便如此,美美的母亲阿茗,还是会因为美美回家迟了10分钟而惊慌失措。

打着“爱”的名义,阿茗甚至会不顾孩子的隐私。

一天,阿茗没有敲门就进到美美房间,顺手拿起女儿日记本就开始翻。

当看到美美日记本上的画作时,阿茗炸毛了,立刻质问女儿:“他是谁?他这样对你了吗?”

还不等女儿解释,阿茗便根据装束锁定画中男性为便利店小哥,二话不说就去教训这个男孩。

可她丝毫没注意到,身后的女儿无比尴尬。

最过分的是,阿茗还控制孩子的交友自由。

有次,美美偷偷跑出去参加朋友的生日party,结果母亲赶到后,她狠狠指责了美美的朋友们,声称他们“带坏了自己的孩子”。

阿茗的种种行为,不仅让美美失去了好朋友,还让她成了同学眼中的笑话:“她真是个怪胎啊!” “看看她,多好笑啊!”

美美虽然很难过,但她没有反抗母亲,反而开始自责,认为自己辜负了母亲的期待。

可这样的洗脑终究是徒劳。

被压抑是自我,激发了美美体内的红熊猫遗传基因,一夜之间,她变身了,变成一只红色的大熊猫。

女儿变成红熊猫后,母亲阿茗的第一反应还是控制。她心想,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到美美这个样子。

于是,美美被关在房间里,哪里都不被允许去。

电影中阿茗对美美的管教方式,也折射出了很多现实中的亲子教育问题。

控制型的父母,带给孩子更多的是伤害。

被千万家长称颂的韩国校长李柳南,曾经就是这样一个控制欲十足的妈妈。

她给孩子定的第一条家规就是:“父母说什么就做什么”。

那时,李柳南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把手放到电视上,根据发烫程度来估计孩子看了多久电视,“电视都要着火了,就是这样作业才不完。”

孩子低着头想要辩解,李柳南却更加火上心头,“六点前把作业写完,没写完就不能吃晚餐。”

检查作业时,又是一阵枪林弹雨的指责,音调也越来越高。

“这题为什么会错?怎么可以犯这种错?你看电视那么久,我就知道成绩一定不会好了......”

李柳南的女儿,有段时间特别沉迷漫画书,而李柳南认为“漫画书不好,要读文字书才对”。

有一次,李柳南搜了女儿的房间,从床底下、衣服堆中找出了十多本漫画,火冒三丈的她把女儿狠狠训斥了一通。

这就是控制型父母的第一个特点:不问原因,只看结果。

两个孩子在她的高压管控下,彻底没有自我,一双儿女更是恨她怨她,并陆续从名校退学。

控制欲太强的父母是孩子的人生灾难

儿子患上社交恐惧症,不让人进房间,日日打游戏。

小女儿每天以泪洗面,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自残割腕,险些丧命。

李柳南不理解,“我管他,那都是为了他好,那是爱。大街上路人怎么不管他?”

相信这也是很多妈妈们的内心想法。心理学家李雪曾在《当我遇见一个人》中写道:“父母控制欲的手伸向哪里,孩子一生都将在哪里体会到痛苦。”

事实的确如此,父母的爱一旦密不透风,孩子必定浑身是伤。

除此之外还有一类父母,他们不仅用严密的爱包裹孩子,还总是沉浸在自己对孩子奉献的自我感动中,无法自拔。

这也是“控制型”父母的第二个特点,用自我感动式的付出来情感绑架孩子。

还记得朱雨辰的妈妈吗?

这位用生命爱儿子的妈妈,曾在节目中说:“我每天四点起床为儿子熬自制的梨汁,坚持了十年。”

还规定,每天必须喝完妈妈规定的量,每次出门都必须带着,有时忘了还会被要求回家拿。

这是爱吗?很难说不是。但朱雨辰感受到的是爱吗?

他在节目中提到妈妈的梨汁,“有次清明节,妈妈回家扫墓,那几天自己在外面喝其他口味的果汁,觉得自己很潇洒。”

那一口其他口味的果汁,对平常人来说可以忽略不计,对朱雨辰来说确是一次宝贵的喘息机会。

在《积极心理学期刊》里有一项研究表明:

家长的控制欲过强,对孩子幸福感造成的负面影响,与痛失至亲产生的负面影响程度相近。

不要让孩子再饱受这样的痛苦,每个身体里,都只能容纳一个灵魂,一旦母亲强行介入,孩子的灵魂又该容身何处?

父母都希望孩子过得好,这点毋庸置疑。

那个曾经试图控制孩子的韩国校长李柳南也是一样,她后来在自己《妈妈的悔过书》里,反思了对孩子的教育问题。

李柳南说,对待儿女,自己说的最多的就是:“作业做了吗?日记写了吗?书念完了吗?考试考得好吗?”

这些话语,无一例外,都带着催促、指示、控制的意味。

可真正对孩子好的,应该是“教练型父母”。

大家做一个简单的测试:

有没有让孩子说话?有没有从容听孩子说话半小时以上?当孩子说话时,有没有注视着孩子表示赞同?

能做到以上三点,就有成为“教练型父母”的潜质。

“教练型父母”会习惯性问孩子:“你喜欢的朋友是谁?今天学校有什么好玩的事?你的梦想是什么?”通过这些问题,试图理解孩子的内心。

李柳南反观自己,惭愧地表示,“别说三十分钟了,我连三分钟都不曾与孩子好好对话过。”

最后,李柳南说,“原来,我并不是父母,而是管理者、监视者还有统治者。”

控制欲太强的父母是孩子的人生灾难

当意识到自己教育方法的不足,那如何成为“教练型父母”呢?

我们可以看看福原爱妈妈“教练型父母”的教育方法,希望对各位父母有用。

首先第一步:鼓励孩子发展兴趣。

在小爱表现出对乒乓球浓烈的兴趣是,妈妈第一时间鼓励她。

赢了比赛后,妈妈也毫不吝啬地表扬:“打得不错,幸苦啦,跟我握个手吧!”

这是“教练型父母”的第二步:以平等的姿态告诉孩子,自己为她骄傲,尊重孩子的努力成果。

教练型父母最难得的是第三步,在孩子表现欠佳时,给他最需要的帮助和爱。

小爱打球短暂落后,妈妈没有以命令式口吻告诉她“你一定要赢”,也没有嘴上打击她“你不行”希望以此激励她奋发图强。

而是告诉小爱,你如果想赢,要怎么做?

“一个球一个球的赢回来,不要让对手连续得分。”

充当完教练的角色,下一秒就切换回温柔妈妈的样子,两人鼻头对鼻头,画面非常温馨。

像福原爱妈妈这样的家长,既能给予孩子教练般的指导,同时又给孩子妈妈的感情支持。

有这样的父母,还会担心孩子事情做不好吗?

在《妈妈的悔过书》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比喻,向我们分别展示了控制型父母和教练型父母的形象。

父母在孩子生命里扮演的角色,就好像马车车夫与火车司机。

有的父母是火车司机,他们按照时间带着孩子去爸妈心中的目的地。(这种就是控制型父母)

有的父母是马车车夫,他们帮助孩子去孩子自己想去的地方,只有在迷失方向时才会给孩子指路。(这种是教练型父母)

而这两者的本质区别,其实就是信任,你是否相信孩子能做好这件事?

想清楚这个问题,或许大家就离教练型父母不远了。

写在最后

回到我们前文章开始提到的电影。

美美没有选择封印红熊猫,而是决定保留自己红熊猫的另一面。

这一次,妈妈阿茗决定做一次“教练型妈妈”,她没有选择控制,而是给了美美最大的鼓励。

“你走得越远,我只会越骄傲!”

身为父母,我们都在一路目送着孩子离开的背影,期盼着他们能越走越远,去追逐自己想要的生活。

比起强迫孩子去做什么,不如做“教练式父母”,给他们最坚实的鼓励和支持,让孩子们走自己想要的人生路。

点个“在看”,致敬每一位尊重、信任、支持孩子的父母。

参考资料:

1、电影《青春变形记》

2、李柳南《妈妈的悔过书》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6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