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技能的转化比想象的难一些

庄心妍原创作者

本周是SFBT的第三次课,也是我觉得困惑最多的一节课,这种困惑不是源于对知识的理解,而是对练习环节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的困惑。理解了知识点但为什么在练习过程中套用的时候,会感觉到不自然呢?是知识理解的偏差?还是练习时哪一个环节没有做好?是第一阶段理解和肯定没有深入还是一直在来访者的框架内没有走出来?

课堂练习时,小飞作为第一个来访者,她说自己“不想要幼稚”。使用“SFBT目标的特征”将其转化为正向目标“想要表现成熟”;再进一步用过程化方式描述、具体化“外显行为”,确定她现在可以想到的一小步是“发了工资就去买几套职业装”。当下的此时此刻“你想要为你刚才的想法去做点什么?”这个看似很顺畅的过程,我却觉得我们不是在做咨询,很像是在做“简答题”,来访者很高知也很专业,对于自己的目标和行动非常清楚,就等着发工资去采购,而咨询师对于来访者的困境似乎也很“感同身受”。简单地了解了几句,就开始围绕目标进行“一问一答”,整个过程顺利的就像是“摆拍”。可我却在想“这个来访者来干什么了?”这是做咨询么?我们是不是把练习做成了“简答题”现场啊?

心理咨询技能的转化比想象的难一些

练习过程中,思考这个问题时,我觉得可能有三个原因:一是高知来访者本身就是高能量的代表,他们来咨询需要的更多的是陪伴;二是小飞是自己问题的专家,对于自己的困惑其实已经有了答案,她的“困惑”在她的心理已经解决了,课堂讨论时,只不过是想要寻求一个“确定”,让我们帮她再次“确认一下答案”;三是小飞是一个很好的咨询师和来访者的“合体”,他自己其实已经把“咨询目标”转化成了“容易解决的目标”,咨询师只是代替她内心的那个“提问器”发问,所以我们很顺利地走完了全程。看似很完美却有种“很虚”的感觉,就觉得“学的知识”好像“没用上”,你不知道这个提问是怎样引发来访者思考的?

心理咨询技能的转化比想象的难一些

她的困惑怎么就转化成“行动”了呢?她说出想要的“行动”时想到了什么?为何会选择这样的“一小步”而不是“其他的”?她的考量是什么,等等。这一些是我在练习中形成的新的困惑,可是我还是克制了自己的“好奇”,遵守了“只要来访者觉得好那就好吧!”可是,真实的咨询会有这么顺利么?咨询过程中,这些能够触发来访者思考的问题,或多或少都会被触及,可练习中却没有机会让我们去体会“他们是如何发挥作用的”,我觉得很遗憾。

心理咨询技能的转化比想象的难一些

练习后半场,丽姐化为另一个来访者,咨询目标是“她对自己女儿不生孩子,感到很困扰”。过程中,我们发现很难同理到她的感受,对于她的咨询目标套用所学的知识转化的过程,变成了“我们拼尽全力想要去理解她”的过程。当我们和丽姐说“很想要去理解你的感受,却觉得很难达到你那种程度”时,这个已经不是咨询师对来访者那种感觉,而是卷入了很多的“多重关系”因素,或者说“同学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们的判断力,我们拼命地想去理解她,甚至把一些她“曾经”说过多次的细节,完美地回忆了起来,代替她去回答了很多问题,这使得当时的练习是“偏离方向”的,咨询师发生了反移情,有了比较深的卷入。

后来,我们成功逆袭,触发丽姐反思的是同学雅。当雅表示自己很支持不要孩子,女人可以不用把自己的一生绑在孩子身上时,丽姐很惊奇为什么会有不想要孩子的想法?她觉得生了孩子,生活并不一定单调,反而会很丰富。我们告诉她每个人的想法不同,你觉得是这样,我们不一定这样想啊!这个回答引发丽姐去反思,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站在女儿的角度,去想她为什么不要孩子?我们顺着这个方向继续向前,追问道:“当你知道你的女儿是这样想的时候,你会有什么不同?你会去如何回应?”这时候,我才感觉这个练习有了一些效果,就是练习过程中,我们触摸到了一些真实的感觉,知道这些“练习”中的“提问”是如何产生作用的?也才明白了这个步骤的“提问”是在怎样的一种情形下,使用它效果最好?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触发,但是就是这样的一种真实感,让我知道这些设问是如何为确定“咨询目标”服务的,我们怎样去解决掉“需要注意的问题”,才可以确定符合“SFBT咨询目标特征”的“咨询目标”。

上完课后,我还在不断地回顾、复习课堂内容,对于“目标”的特征和注意问题,总是觉得“很迷茫”,对于这些提问是如何发挥作用的,还是有很多困惑,期待着下节课继续深入学习!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9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