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活着重要,还是尊严重要?

柳夜熙心理咨询师

《无名之辈》是一部小众电影,里面的主题曲特别好听。从电影中人物说话的方言来看,电影的拍摄地在都匀。都匀是个相当有特色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凯宾斯基酒店,在酒店的楼顶可以看到电影中剑江和西山大桥的全景。

这部电影的导演看起来很有野心,里面有很多条故事线,因此遭受很多诟病。一条主要的故事线是主角马先勇,他要当有正式编制的协警;另一条是两个劫匪眼镜、大头与马嘉旗的故事。马嘉旗的扮演者是任素汐,有人说她是中国最有潜质的喜剧演员,但我并不这样看,尽管她才30岁左右,但我认为她是一个相当有深度的演员。

这部电影不知道应该归属喜剧类还是悲剧类。主角马先勇是社会底层的小人物,一般描述底层小人物的电影都是悲剧,但大都以喜剧的形式呈现。大家非常熟悉的喜剧演员卓别林饰演的人物就是社会底层的小人物,但都以喜剧的方式来表现,让人感觉很心疼。这部电影也有类似的情况,打着喜剧的幌子,行着悲剧的事实。

故事一:马先勇

以前陈建斌饰演的角色都给人很帅的感觉,但在这部电影中却发福、勾着腰,一副很落魄的样子,这也许是他为了角色而特意塑造的形象,像一个中年油腻男一样,不仅事业不成功,混迹于社会底层,而且生活还把他一次次甩向深渊。

我听说过一个案例,有一个人撞死了一对母女,在撞死前车灯照射出母女惊恐的表情。因为车祸,他坐了三年牢狱,出狱后找心理咨询师做治疗。现实中的他通过罚款、坐牢等方式接受了惩罚,虽然一个人通过接受惩罚可以减少内疚感,但这份惩罚并不能抹去他的歉意、内疚感和羞耻感。他跟咨询师说,我撞向那对母女的时候,她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马先勇这条故事线可以看作处理内疚感的过程。虽然他非常执着地破案,想要把自己变成有编制的协警,但内疚感却无法解决。马先勇老婆死了,女儿对他不理不睬,妹妹也不原谅他:妹妹马嘉旗因他而瘫痪了,他每一次去看望妹妹都被她骂。他没办法面对这一地鸡毛,只能为成为协警而努力,好像成为协警,生活就可以像倒带一样变回过去那个有尊严的自己。

这其实是一种防御,所谓防御就是在当下适应社会的方式。

内疚感和羞耻感有差别,内疚感可以通过惩罚得到减轻。马先勇在生活中被人打、衣冠不整,很落魄,这本身就是一种攻击转向自身的惩罚,因为他没办法面对车祸带来的种种后果。

故事二:眼镜和大头

两个劫匪的长相很有喜剧色彩:一个高、一个矮;一个胖、一个瘦;一个看上去霸气、一个看上去憨厚。随着剧情的推进,两个劫匪的角色在不断地转换。早先,眼镜是一个霸气的匪头,长得很瘦,符合西南人的特点,而大头只是一个跟班。到了后来,眼镜变得有女人气,而大头变得特别聪明。

眼镜这样看起来特别强悍的土匪,有个特质居然是怕疼,像他这样的人在伤口上撒一点酒和盐,最多就是咬咬牙,但他的疼痛程度却逐渐加强,像个娘们一样。电影对他的设计,就是表面上很强悍,但骨子里像个女人。而且饰演眼镜的章宇演技很好,疼得扭来扭去,非常真实。电影的后半部,眼镜呈现出非常多的女性特质,不仅同意了给马嘉旗拍照,还帮她摆出各种姿势。一个充满男子气的、鲁莽的、没有头脑的、骂粗话的、用死亡做威胁的人,到后来变得特别柔情,人性变得特别丰满,让人开始有点喜欢他。

大头一开始傻乎乎的,别人说什么都跟风,是个老好人,喜欢劝别人,后来为了爱情,因为一个女人变得非常男性化。当眼镜让大头把马嘉旗推下去的时候,大头的逻辑性变得特别强,他说,我们只不过是抢劫,如果把她推下去就变成了谋杀。这是第一个变化。大头的第二个变化,就是变得特别坚定。眼镜为了刺激大头,对他说,你的女朋友就是个鸡,是个坐台的小姐,但大头却回答说,我不管她过去干什么,我只在乎她的未来。

通过残疾女人马嘉旗,眼镜和大头各自完成了自己的心路历程。一个从强悍变得柔情,一个从低智商变得有担当。

故事三:马嘉旗

我非常欣赏任素汐这个演员,她有很好的演员功底。马嘉旗是个高位截瘫的残疾人,我们能够看到的就是她的面部表情。马嘉旗是马先勇的妹妹,她以前是个活蹦乱跳、青春逼人的女孩,有一次他的哥哥酒后驾车,一场车祸导致她的人生和青春戛然而止。

电影中形成了特别激烈的冲突:一方面,绑匪威胁她的生命(物质抢劫在中国是要重判的刑罚,至少判刑10年以上,以前甚至还要枪毙,马嘉旗看到了绑匪的脸,所以绑匪就以死亡来威胁);另一方面,由于马嘉旗高位截瘫,她没办法接受自己在大好年华被葬送的结局,所以一心求死。这就形成了一个悖论:绑匪被卡在这里,明明可以操纵他人的生死,结果却被困在这个地方。

在一个不怕死的人面前,你没办法用死亡来威胁她。如果一个人一心求死,要么是她对生活失去了希望,对自己特别失望;要么就是没有爱的关系,觉得活在世界上没有意义。

对马嘉旗来说,这两部分原因都有:她既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追求爱情,而且生活对她而言也毫无意义。自从瘫痪以后,她每天重复着单调、无趣、机械的生活,失去了很多从前的乐趣,因为在轮椅上活动范围不大。她无法完成这种哀悼,无法接受现状,所以一心求死。

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还会怕什么东西呢?

关于马嘉旗的故事,还有一段非常棒的情节描述。尽管她倔强不怕死,而且看起来特别霸气,但在那一刻突然尿失禁了,轮椅下出现滴滴答答的滴水声,这个状况一下子扭转了整个局面。之前我说任素汐的演技很好,在这里可以很好地体现出来,因为这个情节只能拍摄她的脸部表情,而她的表情居然能让人看出羞耻感。

绑匪在这里显示出人性的部分,因为马嘉旗尿失禁了,他们不能让她一直湿着,所以要给他换尿片。这是他们关系出现转折的点睛之处:一个精神上特别强悍的人,变成要异性照顾的人,她的羞耻感,以及孩子对父母的依赖感全部呈现出来。这种被照顾的感觉,从这里让他们的关系发生了改变。

马嘉旗瘫痪以后没有办法跟人交往,只有一个作为男性的哥哥经常来看她,但她却无法原谅哥哥。除此之外,马嘉旗的生命中也没有其他男性。但意外的出现,让她的生活中闯入了两个男人,这让她很开心。看到一个强悍的男人疼得死去活来,看到一个头大的男人跑来跑去,她的生活变得比前几年都要丰富,在那一刻她的生命有了意义:不仅有两个男人表演给她看,还给她换尿布,甚至还对她有死亡的威胁。

三个人的关系转变以后,马嘉旗在死之前有一个愿望,就是拍照。于是,两个绑匪把马嘉旗绑在阳台上、挂在楼梯上让头倒立下来。在这一刻,他们之间有了彼此照顾和尊重的关系,还有很多浪漫色彩。马嘉旗在地上摆造型的时候非常开心,这在中国的电影中是个非常经典的桥段。作为瘫痪的人,她在这个地方开始有了尊严。

阿德勒曾是弗洛伊德的学生,决裂后自成一体形成自我心理学派,他专门研究了残疾人心理,并给出一个概念叫自卑情结。由于残疾他们总觉得自卑,而且对事物非常敏感,让自己在某些地方比一般人更加刻苦和努力,这就是补偿功能。

马嘉旗自卑而敏感,但在拍照的时候却像个少女,这是她瘫痪以来最开心的时刻。从最初的一心求死,到开始有羞耻感,再到彼此之间的尊重,她的生活开始变得有意义。但仅仅有尊重和陪伴还不够,她还获得了一个功能,就是爱。无论她需要什么,眼镜都尽量满足她,这就是爱。

这一段自身的改变,让她具有了原谅哥哥的能力。电影的最后,当她的哥哥来看望她的时候,她说,我原谅你了。这句话代表了跟过去的告别,代表了她具备了跟过去告别的能力,而这一切,都是跟两个绑匪的关系起的作用。

马嘉旗的故事线,其实就是两个绑匪被困在一个残疾人房间里,跟残疾人互动的故事。因为这条故事线的凸显,其他故事线就显得特别飘、特别弱,以至于不知道导演最后要表达些什么,到底是大头跟真真的恋爱、马先勇跟女儿的关系,还是马先勇跟队长之间的事情呢?

是活着重要,还是尊严重要?

其实,一部好电影讲清楚三条故事线就可以了,马嘉旗跟绑匪的互动过程就能够呈现出很多内容了。虽然这部电影的主角是马先勇,但导演在电影中讲了太多条故事线。任素汐的故事很有意思,如果从这个故事展开,扩展到马先勇,再从两个绑匪扩展到他们自己家里,那么这个故事就会更好看。

是活着重要,还是尊严重要?

故事四:马先勇跟女儿马依依

在《都挺好》这部电视剧中,呈现出一个典型的中国父亲的角色:平时胆小怕事,不仅在外面受欺负,回到家里也受欺负,等妻子过世后,有一种小人得志的感觉。而在《无名之辈》这部剧中,马先勇也有一点中国典型父亲的形象,即一个不成功的父亲。

如果用《西游记》里的四个人物来代表父亲,那么孙悟空就是这样的:在外面惹是生非,不照顾家庭,虽然有一身本领,但回到家就跟师傅吵架,而且还瞧不起猪八戒;唐僧很帅气,经常惹一些妖精,总是帮外人说话,从不帮家里人说话,在家里总是念紧箍咒,没什么本事,但是还好高骛远;沙和尚只会闷头闷脑地做事,经常没有存在感,不管是买菜、洗衣还是做饭,家里的活都是他来做,就像《都挺好》里面的父亲一样;猪八戒平时比较和气,不乱发脾气,有点小本事,但对他帮助不大,而且比较好色,有点像《都挺好》里面的苏明哲。

回到电影中来看,马先勇醉驾把自己的老婆搞死了,把妹妹搞残了,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打女儿耳光,在队长面前却唯唯诺诺,可见他是个非常失败的父亲,不仅不能给家人带来快乐和财富,反而带来了疾病和死亡。电影中有一个情节,就是他为了办案跑到妓院去,结果被女儿误会,导致在孩子面前完全丧失了地位。

是活着重要,还是尊严重要?

在中国,这样的父亲并不少见:不能承担责任,而且经常失败,他们在生活道路上越走越低,非常落魄。马先勇反应出很多中年男人一地鸡毛、生死疲劳的困境。

在早年关系中,最亲近的关系是母子关系,第二是父女关系,第三是母女关系,第四是父子关系,当然,这种关系排序会因人而异。比如,在《都挺好》中,母女关系就是敌对的关系。历史上有很多儿子杀死父亲的情况,这是父子关系的呈现。在《无名之辈》中,呈现的是第二种关系,也就是父女关系。

虽然按照关系好坏来分,父女关系应该排在第二位,但马先勇跟女儿的关系并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在女儿妈妈过世以后,他们的关系才变得这么糟糕。电影中的父女关系不好,也好不起来,因为对父亲形象的其中一个要求,就是要成功,而马先勇不但是个不成功的男人,还活得很窝囊,总是提不起劲。一个落魄的人,连孩子都会嫌弃。无论是房地产商、马先勇还是两个绑匪,他们都是社会底层不成功的男性。

电影故事线太多,就显得很散,每条线都没办法呈现得很清楚。也许是导演太年轻,什么都想呈现,但一个有经验的导演,只会呈现几条重要的故事线。比如《桃姐》,只呈现桃姐这条故事线,桃姐的生活、家里的保姆、到养老院瘫痪以后的生活等,整部剧围绕着刘德华和桃姐,把故事讲得非常清楚。不过,尽管《无名之辈》的故事线太多,但总体来说拍得还不错,值得一看。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6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