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期选择理论、跨期选择是什么意思?

徐依莎心理咨询师

刚上高二的小明正在打游戏,这时同班的学霸小红走了过来。

小红:你怎么还有心情打王者?咱们只剩一年就要高考了!

小明:手机不香吗?一年长着呢,我高三再学也来得及。

一年后。

小红考上了北大,小明考上了北大青鸟。

以上情景在我们的学生时代出现过不止一次。是选择当前或近期的获益(打王者)还是选择较为长远的收益呢(考上理想大学)?

归根结底,我们是在对发生在不同时间的成本与收益进行权衡,进而作出各种判断和选择。这种决策现象我们称之为“跨期选择”(intertemporal choice)。

01.DDL就在眼前,为什么我还是会选择玩手机?

跨期选择理论、跨期选择是什么意思?

跨期选择的相关研究发现事物的主观价值会随着延迟时间的增长而下降。这种现象被称之为时间折扣(time discounting)。玩手机追剧的快乐对我们来说通常属于当下的获益,而完成工作的成就感属于较为长期的获益。在面临这两个不同时期的选择时,完成工作的成就感因其延迟性而大打折扣,从而我们会选择享(wan)受(shou)当(ji)下的快乐。

其实跨期选择和时间折扣是生活中普遍存在的决策现象,并不只局限于学习。吸毒、赌博、和酗酒等一系列成瘾行为也与跨期选择息息相关。这些成瘾者即使了解行为的危险性,为了眼前的利益他们仍会选择放弃美满的家庭,稳定的生活等一系列长期的获益。

02.明明都受过九年义务教育,为什么就我禁不住诱惑?

我们前面提到过,面对跨期选择时人们容易低估大的较为长期的奖赏,高估小的较为近期的奖赏,但有些人最终仍然会选择大的较为长期的收益。这是因为在进行决策的同时我们的自我控制机制(self-control)也会介入。通过自控能力,我们会作出更为理性和长远的决定。由此可见,你跟学霸的差距可能就是——你控制不住你记几!

说到关于跨期选择和自控能力的心理学研究,我们不得不提著名的“棉花糖实验”(Marshmallows experiment)。在实验中,四岁左右的孩子被告知每个人可以得到两块棉花糖。如果现在吃那么只能得到一颗;如果可以坚持20分钟再吃,则两颗糖都可以得到。根据多年的跟踪调查显示,当年选择晚吃糖的孩子通常拥有更好的生活,例如更高的成绩、更好的工作等等。

近几年自我控制机制和跨期选择的神经学基础也被证实。2010年Figner及其同事找到了自控力和左侧前额叶皮层(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之间的联系。

研究结果表明,对左侧前额叶皮层进行干扰会增加选择立即选项的频率;但是,在只有延迟选项的实验中(例如:两周 vs. 四周)或者立即选项 vs. 延迟选项的价值判断实验中,研究者并没有发现左侧前额叶皮层对决策行为的影响。这个实验结果说明在跨期选择过程中,左侧前额叶皮层是自我控制的神经学基础。

03.为什么我总觉得为时尚早而学霸觉得需要抓紧时间?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你还在预习,学霸已经开始复习了!实验表明,人们在时间维度上存在着人格差异。换句话说,我们每个人对时间的认知、体验和行动(或行动倾向)是不同的。同样是两周后的考试,你可能觉得时间还长,而学霸觉得需要马上采取行动复习了。

通过一系列对拖延和时间洞察力的实验,研究者普遍认为未来时间洞察力与拖延行为呈显著的负相关关系。2017年宋梅歌等人进一步研究了时间洞察力影响拖延行为的内部机制。实验结果表明,对未来时间洞察力越高的个体,延迟折扣率越低,因此更不会高估当下的获益,从而更不容易出现拖延行为。简单来说,你和学霸的差距在于学霸能更准确、敏锐的感知未来事件(例如高考)的重要性,从而能够做出更理性的抉择。

04.面对跨期选择,为什么未成年人更容易做出非理性的选择?

不少心理学和神经学的相关实验已经证明,从动物到人类,小孩到大人,对即刻奖赏的偏爱普遍存在。但是随着人类心智的不断进化和适应,我们在面对跨期选择时相比于动物更不容易冲动。并且,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个体在跨期选择中的折扣率有所降低,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成年人相对小孩更加理性,更有前瞻性。

介绍了这么多关于跨期选择的知识,值得一提的是跨期选择也存在很多的差异性。比如,不同的人对奖赏有不同的偏好,同一个人对不同的奖赏也有不一样的偏好。

举个最简单例子,当我们在打游戏和学习之间做选择时,我们可能会选择游戏;但在跑步和学习之间选择时,我们可能更愿意学习。除此之外,情绪也影响着我们面对跨期选择时的决策。在饥饿的情况下,我们可能会更冲动、更偏向于选择立即选项。

跨期选择理论、跨期选择是什么意思?

跨期决策在我们的生活中普遍存在。正确认识时间折扣在跨期选择中的影响可以帮助我们有意识地提高自我控制能力,着眼未来,以“将来”作为参照点,从而降低时间折扣,减少拖延行为,做出更有利于长期发展的选择。

参考文献

1.Green ,L.,& Myerson , J. (2004). A discounting framework for choice with delayed and probabilistic rewards. Psychology Bulletin , 130 , 769 - 792.

2.Falk , A. , Kosse, F. , & Pinger , P. (2019). Re-revisiting the marshmallow test: A direct comparison of studies by Shoda , Mischel , and Peake (1990) and Watts , Duncan , and Quan (2018). Psychological Science.

跨期选择理论、跨期选择是什么意思?

3.Figner , B. , Knoch , D. , Johnson , E. J. , Krosch , A. R. , Lisanby , S. H. , Fehr , E. , & Weber , E. U. (2010). 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 and self-control in intertemporal choice. Nature neuroscience, 13(5), 538-539.

4.黄希庭. ( 2004) . 论时间洞察力. 心理科学,27( 1) ,5 - 7.

5.宋梅歌, & 冯廷勇. (2017). 时间洞察力对拖延行为的影响机制: 时间折扣的中介作用. 心理发展与教育, 33(6), 683-690.

6.Kim , S. , Hwang , J. , & Lee , D. (2008). Prefrontal coding of temporally discounted values during intertemporal choice. Neuron , 59(1) , 161-172.

7.刘雷, 赵伟华, & 冯廷勇. (2012). 跨期选择的认知机制与神经基础. 心理科学, 35(1), 56-61.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